网站首页 > 快穿之幕后Boss来追我 > 第62章:出门合辙

今天冷静下来,蓝弦只想要确保自己的利益,趁着莫庭对她兴趣最浓时,让他明白,蓝弦和他之前的女人不一样,莫庭要么认真的对待,要么早早放手……

“没事?你在浴室呆着干吗?”莫庭越发觉得自己像个醋夫,可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星娱的一哥一姐,两人身后各跟了四个助理,将电梯挤的满满的。

“前辈。”红颜与紫心惊慌的打着招呼,一脸小心的站在一边,心里暗暗嘀咕,不知自己刚刚的话,有没有被前辈们听到。

“莫庭,你不要太过分,我不是你可以玩.弄的对象。”蓝弦磨着牙。

说完歌名后,蓝弦很配合的开始说她唱《夏雪》的原因。

林洛正埋头件,可是电话一响却是一脸的笑意,满口答应。

首映式结束后,天皇大手笔的包下了盛世皇庭,邀请整个剧组的人云参加庆祝酒会。

“她那样的经纪人,最多只能让艺人小红,而我要的成为天皇巨星,这一点整个公司只有你可以做到。”

“蓝弦,你个臭表子……”紫心回神,转身对着蓝弦背影大喊,可此时蓝弦已经坐上公司的车子离去了。

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莫庭,居然累倒在驾驶室里睡着了。

“处理?你拿什么处理?蓝弦就凭你吗?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拿什么去的人家拼?命吗?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莫庭好不容易从蓝弦打人的事情中回神,一听蓝弦如此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咳咳,莫总,白雪,不用客气,进来坐吧……”蓝弦此时才记得收起自己的凶相,优的入坐,笑着招呼着莫庭与白雪。

迟疑一刻后,蓝弦随性的坐在游泳池的边上,率性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看着天上的星空,一副天真而固执的样子:

一路无声,直到来到星娱的大厅。

铺天盖地的报导冲击着众人眼球,就在众人都怀疑蓝弦被莫庭抛弃时,又来上这么一出好戏,让蓝弦的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也让人无法忽视蓝弦在这个圈子里的实力。

风子风子,你全家都是风子……他只是姓风好不好。

“动手……”差爷根本不给星娱的反应的时间,专案小组人员全部到位,直接进驻了企业。

蓝弦要展视的礼物是绽放首席设计师karl亲自设计、亲手缝制的三套礼服。一套纯白、一套火红、一套碧绿。

“哪里,哪里,莫总大驾光临,我们剧组也是蓬荜生辉呀。”张导一脸谄媚的道,同时心里打着小九九,不知下一部电影可否拉莫总来投资。

蓝弦呀,你抱到了钻石龟了,这下发了,这下发了,他下一个戏一定要找蓝弦当女主,这样他就不信莫庭不投资。

错过了也没有什么,起起浮浮,成成败败本就是正常的,她这一年来走的太顺利了,顺利到让她自己都有几分骄傲了,这一次试镜失败,也是要自我反省一下了,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在这个圈子从来不会少,你想独善其身又怎么可能……

“策,月都出来了,为什么你还不来……”悲伤定格,蓝弦以四十五度的悲伤站在那里,慢慢的闭上眼,将悲伤全部埋藏在心底,美人从此逝,江山与君夺……

这酷哥赫然就是星娱的老总,邵阳。

有些想法一旦扎根脑海了,想要拔出就是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可不一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和蓝弦男未婚女未嫁的……墨云天不甘示弱的回击。

而事实上蓝弦的美不用惊艳与嫉妒的,因为蓝弦美的一点也不张扬和个性,蓝弦的美即使是女人也无法讨厌,这就是蓝弦比融柳强的地方,融柳的美倾国倾城,女人见着了特别有危险感,而蓝弦的美清朗如月,实在无法让人讨厌……

“能,当然能,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角色可以这样诠释,你一旦演的好,把感情控制到位,那么你就能得到观众全部的支持,观众会被你的深情打动,会认为你是为爱疯狂……”

蓝弦一路无畏的上前,眼神平静,脸上带着恰当好处的笑。

最后当然是蓝弦了,与男女主角不一样,蓝弦的问题很简单,是临时加的,之前蓝弦并不清楚是什么。

莫庭知道,他要做的就是不待蓝弦反应过来,先把蓝弦给追上手,待到蓝弦左思右想后,依蓝弦这种性子肯定会拒绝她,所以……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怕输,就怕输不起呀……

上车前,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蓝弦平坦的小腹,莫庭感觉很有压力,为什么都三个月了,蓝弦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要是,像现在蓝弦这样,一个三流小艺人,是个人都能骂你。

莫老爷子说,这个世道就是:潜规则办事,明规则整人。

蓝弦,她没事吧?

我从不看偶像剧更加的抑制偶像剧,我一直认为偶像剧只是给天真的女孩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让大部分的女孩子相信灰姑娘的存在。

“怎么了?导演?公司要给我们开庆功宴吗?”有人打趣到,因为他们这个剧红了。

蓝弦看着莫庭,用力的点头,这个男人为她做的够多了,唯一隐瞒她的事情,就是把她的避孕药给药了,而至于换掉药的事情,看在莫庭这么体贴的份上,就算了吧,反正自己换回来……

好久不见,她也想这个男人。

听到蓝弦的回答,莫庭的嘴角上扬,可现在要处理的不是这个,而是……

“哈哈……哈哈……别……痒,好痒……啊……挪开手,放开……”

三年,三年你妹呀……

蓝弦嫁人了,嫁谁了呢?

墨云天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他的内心在挣扎,在动摇……

导演脸色一黑,心里气的想骂人。

现在,他对于蓝弦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d艺人正一脸谄媚的捧着某有钱老女人。

小美人,今晚你是我的……

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吸引人的眼球,尤其这俊男美女都是新面孔……

六部电影,有四部是商业片,有两部则是充满了艺调,小制作的艺片,对于此白雪曾有异议。

蓝弦要拍赚钱的戏,也要拍能拿奖的戏,明显艺片是不能少的……

颜末一边接电话,一边与这些人应酬着,这些人倒是人精,看到蓝弦火了,都明白蓝弦身上商机无限。

可惜,白雪不喜欢女人,在这一姐往他身上靠时,立马后退一步,一脸笑意的问道:“李姐,刘哥,两位大架光临,有失远迎呀,有换失远迎……”

我莫家的子孙什么时候学会仗势欺人了,没本事把人娶回家,就耍横把人家报社弄垮,好本事呀……”

“那,那我……”蓝弦偷偷看了一眼墨云天,又低下头。

千薪千万的经纪人,就得拿出相应的能力,不然他干吗花大价钱自己去请经纪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如何对得起千万年薪。

“哈哈哈,蓝弦确实不错,可惜颜总你不肯割爱呀。”顾子寒丝毫不在意,在公众场所夸蓝弦。

是的,整个圈子的人都认为蓝弦是搭上了r&m集团的总裁莫庭,因为上一次融柳能代成为r&m集团的代言人是搭上了r&m集团的二少莫放。

在蓝弦与墨云天身上扫过,发现蓝弦的视线在莫庭一出现时,就落在莫庭的身上,简大经纪无法偏颇墨云天,同情的看了墨云天一眼:大神,你还没恋就失……

蓝弦是那种标准的瓜子脸、丹凤眼,站在那里不动的时候就如同仕女画中的江南美人,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人,但却是有韵味的女子,这种古典长相的女子在娱乐圈很少见了,公司应该突出她的古典气息,而不是用恶俗的蓝色蕾丝来包装她。

一路,或明或暗打量的眼光不断,蓝弦直接无视,这样的眼光她早就习惯了。

组合解散后,应该是她们二人风光无限,凭什么都让蓝弦抢了去,本想上前挑衅,可一想叶灵的警告,两人就有点不敢了。

虽说脸上的虫子是假的,但那逼真程度足够以假乱真了,只不过它们不会动,所以也不完全有太多镜头。

只能日后寻找机会了。

风子秘书心跳的厉害,他小心的上前又不敢离莫庭太近,怕莫庭真想不开出什么事就惨了。

至少有可以炒的点了。

孤儿出身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中学毕业,餐厅服务员,势力,没有品味,欺负伙伴……

这就更加的刺激二人了,不顾公司的劝诅,不分场合的说着蓝弦的坏话。

而且这经纪人也很没素质,跟在这样的经纪人手下,估计出息不大,难怪这个组合里三个女孩子各俱特色,经营两年了还是这种三流状态……

橙色年代老总念出的那一刹那,音乐响起,而那个叫周婷的艺人,亦是激动的从台上站了起来……

白雪一听蓝弦问,立马精神十足的回答着:

几个在台上的大佬们,都打电话来了,不停的夸莫庭有眼光,这个媳妇要的……

莫老爷子也不在意,很随意的问道:“蓝弦,你当演员是因为什么?为名为利?”

“总裁?”风子秘书看到莫庭急冲冲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寻问。

像那天在金碧辉煌出手教训人一样般彪悍,还是如同在厨房那般贤淑,又或者像那一个意外吻后,冷漠呢?

“出去吃饭?”蓝弦反问,莫庭是不是抽风了,他真当那些娱乐记者不敢报道他的事情吗?以前不报道是因为莫庭不和女艺人扯,现在扯上她那绯闻可是可以满天飞的……

原本这庆功宴是真的为蓝弦而举办的,蓝弦也是主角,但因为举办的地点是盛世皇庭,所以这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蓝弦也不忙着接电话,而是起身先将简大经纪人给送走,大神的经纪人也是大神的,不是她蓝弦可以藐视的。

“蓝弦,小心点呀,要是怕了就叫一句呀。”路过道具的身边,道具很是好心的提醒着。

墨云天的经纪人连忙上前替墨天王解答:

与大金集团扯上,无论你之前的名声有多么的好,都会变得恶名昭昭,成为反问教材,成为观众和圈子里的众排挤的对象。

她才是这剧的女主,为什么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

“没事,大家继续看吧。不得不说蓝弦的演技真的很精湛,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lisa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某个空间。”星娱一中层出来打圆场了。

在离场时,男主持人请蓝弦用日本话,给日本的观众问声好,男主持人的话一出,现场日本的观众很是配合的尖叫着……

“少爷,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重掌大权,削弱我们的权力吗?”

“影,那个,我和爷爷联系了,爷爷说,要你去燕子楼见他。”低着头,幽韵琦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影是个不喜见人的人,他肯见爷爷已是万好,她原本是打算请爷爷来宇府的,可是爷爷却说什么也不肯,就要影去燕子楼。

“相信我,一定可以的。”千年雪莲,万年紫参,都吃了下去,这身子早已没有当初的虚弱了,虽然还未治本,但她相信,那大还丹吃了下去,影定能和常人一样,不,是比常人更强数倍。

幽韵琦也不说话,影看着剑,她看着影,如同每日一样,原本静不下来的她,却可以看着这个男人一整天而不动一下,这个男人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她很多。

他不放弃,也不甘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努力这么久,眼看皇位就在眼前了,这要他如何舍得下。他们同样是父皇的儿子,他自认不比他差,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没有一个手握兵权的外公,他没有一个当皇后的母亲,但除此之外,他轩辕曦比轩辕晗优秀一百倍。

轩辕晗一脸你很笨的样子看着闻人靖暄。“以他们对我的了解,他们要做的事,我定猜不到。”

“母后她们一定是要从父皇那里下手,吴清”来不急和闻人靖暄说太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母后他们一定动手了,他必须尽力抢救。

儿臣无用,护驾无功,肯定父皇恕罪。跪了下来,语气里是请罪的惶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点也不担心,父皇如果真要治他的罪,启会让他进宫见到他这个样子,而且,依父皇的样子,定是没法救了,如果能有救,父皇定不会如此示弱,当年遭刺,被埋雪山时,他就知道,他的父皇,能活下来,定不在意牺牲一切。婉如轻轻的抱着知心,在知心的耳边说着

“知心,婉如,你们都在。”轩辕晗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他此时的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知心的危险终于解除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解决好了。

“爷,属下这就去找太子妃道歉。”吴清恭敬的站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是他自己欠考虑了,错怪了知心太子妃。

“好,明白就搬。”

给读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