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快穿之幕后Boss来追我 > 第30章:土龙沐猴

林逸陷入疯狂,望着自己的族人,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被抹杀,死前将力量都尽数给了他,这是他们的希望。

他此刻的眸子并没有望向夜如梦,但是,那冰冷,无情的话语,却是让夜如梦忍不住轻颤。

丞相一脸的愤恨,狠狠的盯着上官云端,但是刚刚李玉已经自己承认了,如今也画了押了,此案便成了定局了。不可能改变了。

只是,凤阑绝却只是慢慢的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慢慢的靠近唇边,细细的品着,并没有抬眸,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那楚楚可怜的娇人的样子。

就算夜无痕想要处置,也不要在这个时候,唇微微的动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王爷……”

“那好呀,那就真的要恭喜你了。”只是,上官云端的脸上却一直都是那淡淡的轻笑,而且说出的话,更是让众人愕然,怎么别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她仍就一点都不生气,竟然还说祝福。

而那疼痛之下,还有着一种懊悔与自责,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他此刻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沉痛,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在本王的心中,你永远是你,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本王这一辈子,爱的人,只有你。”

蓝岚似乎没有想到,凤阑绝会这般爽快的答应了,心中微微的一动,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他,只是看到凤阑绝那神情间无所谓的,还带着几分不耐地表情时,心中刚刚微微燃起的希望,再次彻底的破灭。

她这么说,是为了维护上官云端,却也算是为了蓝岚,毕竟,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皇兄紧追不舍,但是皇兄对她,却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百姓看到上官云端对他们竟然这般的亲切,对她便更多了几分喜欢,也更多了几分爱戴。

哼,欺负人都欺负到这个份上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她真的好希望蓝魅辰能够听到她的话,真的醒过来,只是,蓝魅辰的眸子,却仍就紧紧的闭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虽然平时的凤阑绝也是经常会笑的,但是那种笑却是更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阻隔,让人不敢接受,甚至不敢望他。

蓝岚的聪明,是众人皆知的,众人将此刻的上官云端与蓝岚做对比,却都纷纷的惊住。

真是太残忍了。

她这话,可以说是直接到没有给蓝岚留半点的面子,对于那种无聊的事情,她一点都没有情趣,不是怕那个女人,而是心中不屑。

“你?”蓝岚就算平时再冷静,再擅长伪装,此刻脸上也挂不住了,不由的怒声低吼,此刻的声音中,已经完全的没有了平时的轻柔了,可见,她的声音,也并不是那种天生的柔,而那种柔,只怕也是装出来的。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对于蓝岚的挑衅,他一直没有开口,是因为,他相信,云端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

“好。”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应着,仍就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迟疑与犹豫。

而只是算了前面的几个,他就已经有了些许的时间,只怕比她刚刚写出答案的时间多了两倍。

想到那大话西游上,那小妖可就是这么被唐曾给念死的,她的功夫虽然没那么高,但是,相信也足够让捉狂的了。

其实此刻凤阑绝与叶寒已经走了过来,也听到了凤忆希的话,只是,凤阑绝却并没有急着出面,反而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我的皇嫂了。”

“呵呵。”上官云端微微失笑出声,这个丫头真是可爱,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她发觉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丫头了。

而她的心中也暗暗有的些奇怪,按理说,她们并没有见过面,她为何一眼就认出,她是她的皇嫂呢?

“我医人可是有条件的,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医的。”叶寒眉角微挑,微微的扫了一眼秦思柔,极不欠扁的说道。

“柔儿,这次或者。”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痛。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还真是狡猾,他竟然上了她的当。

怎么着,他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在这深更半夜的闯入女子的闺房。

“怎么了?”上官云端愣住,这个样子的叶寒实在是不对劲,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叶寒的脚步这才停了一下来,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望着地面,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你若是喜欢,就告诉她。”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想起了当时她离开夜阑国时,秦思柔对她说过的话,虽然她现在还不清楚,秦思柔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却可以肯定,秦思柔不是夜无痕的女人。

“为什么不可能,我爱你,你的心中明明也是爱着我的,为什么不可以?”叶寒突然的伸了手,紧紧的抓住她,急声质问道。

她相信,若是母亲知道了这一切,也该欣慰了。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上官云端双眸微沉,这件事,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如今这丫头死了,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若是永远没有人来移动这个柜子,只怕她死在这儿,都没有人知道。

二皇子语结,身子更是是忍不住的轻颤,心中也更加的多了几分害怕,他怎么听,怎么觉的太上皇这语气是针对他的,似乎太上皇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但是,太上皇,凤阑绝还上官云端却是知道内情的,听到他这话,都微微一愣。

“是呀,她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吗?怎么还来呀?”某女人不屑却又不满,这种情况下,她们可都是恨的只有她们一个人出场。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他因为刚刚上官傲天对上官云端那般无私的爱而感动,而上官傲天既然那般的爱上官云端,对同样是他的女儿的上官凌雨自然也是疼爱的,所以,这件事肯定会让上官傲天为难。

“松开。”叶寒的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怒意,连他都不明白为何而来的怒意,按理说,他身为医生,别人问他病人的情况,就算表现过激了点,他也是能够理解的,更何况,刚刚他还走了神,没有回答他们,他们此刻肯定很着急。

她从来没有对他这么笑,那怕是以前她那样的执着的追着他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笑过。

而她的那声绝,更是让他的心猛然的一沉,何时,她与凤阑绝之间竟然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竟然亲切的喊他绝。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狠声道,“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朕的,是你,是你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朕的一切,当年,若不是你将朕从山上推下来,将朕的腿摔断,凤月国的一切,早就是我的了。当年,你就是故意,故意将我从山上推下来的:”凤阑锐此刻的眸子中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恨意,更有着无法掩饰的杀意。

上官云端惊住,突然明白了,凤阑锐之所以这般孤注一掷的原因,只怕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利用了凤阑绝对凤阑锐的愧疚,然后再诈死,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凤阑锐一无所有了,然后再在背后暗中密谋。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凝重,只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凤阑锐做的那一切,的确是无法原谅的。

众人再次的惊呼,不过,这一夜,受的惊吓太多了,这次的惊呼声,明显的小了些。

为了夜无痕,在那雪山上一住就是十几年,夜无痕自然不怕那雪山之寒,反而会感觉特别的舒适,只是,夜无痕的生母却因那长年之寒而离开了人世。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上官云端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回忆的恍惚,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要知道,他与二夫人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小晚,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果然,片刻之后,他那低沉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这一刻,他们只看到那般惊心动魄的美,却并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恐怖,或者谁也不会把这样的美与恐怖联系在一起。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他对凤阑绝还是了解的,这样的他,岂会善罢甘休。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李公子刚才可都一一看清楚了?”上官云端心中冷笑,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怒意,但是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声音也是极为的平和。

他李玉有那么傻吗?在这个时候,他怎么都不可能会承认认识那些人……

“皇嫂,太好了,连叶寒都说一切正常,现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宽心了。”站在一边的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笑着。

“从今天起,未经我允许的东西,一律不能吃。”叶寒没有半句费话,直接说道,说话时,眸子虽然是望向皇后的,但是却是说给所有的人听的。

月儿虽然担心自家小姐,但是却也不敢违抗,想到小姐现在毕竟是王妃,那几个女人也不敢真的把小姐怎么样了,这才快速的离开,去泡茶。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