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天价小娇妻 第31章:立谈之间

豪门天价小娇妻

紫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7822

    连载(字)

27822位书友共同开启《豪门天价小娇妻》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立谈之间

豪门天价小娇妻 紫蕙 27822 2019-09-02

“你脸红了。好了,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了。你应该没事了,我们先下楼去大吃一顿补补!”陈晴风笑着说道。

五年了,她的儿子终于不用再受寒毒的折磨了,不用每月都面临生死了。

废塔很高,秦寂言随时所指的方便产,正是江南正中心。那一块是达官贵人聚居地,而作为江南官员的焦向笛与顾家三叔正好也住在那里。

封似锦听到了母亲说,顾贵妃折腾顾千城的事,本能的就认为,这圣旨不是好的……

虽说,此时民风还算开放,没有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裹小脚的规矩,可对女人依旧苛刻,一旦行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顾千城,是一个纯粹的笨蛋!

忠心,不是挂在嘴上,也不是表现出来的,而是一天一天累积起来。

“他不是正统嫡支,你说他知不知道?”一直不曾说话的景炎突然开口。

顾千城继续告状:“老爷子说,我们是顾家女得为顾家牺牲,要是现在能成为殿下你的妾侍,等到你登基也能被封妃,以后和顾贵妃一样,光耀门楣。”

能用一万凤家军换秦寂言的命,北齐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们也会选择要秦寂言的命,而不是要凤于谦一行人的命。

那些人真是太猖狂了!

秦寂言猜到出城后,他的王叔们定会按耐不住对他出手,他也早有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他身边的人被人买通。

顾千城不会以为,圣上最宠爱的皇长孙是叫假的吧?

凭她的本事,只要不遇到高手,不遇到大军,还真没有人能拿她怎样。

“千城,好孩子,祖父就知道你会来。”老太爷探出身子,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想要握住顾千城却半天也没有握到……

顾候爷跌跌撞撞往前走,顾夫人不放心上前搀扶,同样被顾侯爷给推开了,“丢人现眼的贱人,滚!”

“嗯,我们快走,我要去洗澡,我要吃东西,我快饿死了。”顾千城抱着秦寂言,鼻子一酸,又有想哭的冲动。

没多久,五皇子就一跃成为老皇帝身边最得宠的人,风头直逼秦寂言得宠的时候。

换言之,老太爷嫌这一屋子人太吵了。

二老爷和三老爷得知,老太爷是被大哥气晕的,这两个没法继承爵位,只能自己在官场打拼的人,立刻就明白了。

身有残疾、被楚世子当场退婚、气昏亲生父亲、不孝继母,把家丑外扬,这样的女子真没有人敢领进门。、

原主身上没有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不一样,谁让她有可用价值。

“你不说我也要去看。”顾千城脸色煞白,脚步都有些不稳,大丫鬟看到连忙上前安抚:“大小姐先别急,也许这婆子看出来。”见顾千城身子发颤,连忙朝屋内喊道:“翠柳,快……给大小姐拿件披风过来。”

这仇,我顾千城记下来。

秦寂言脚步未停,上前道:“皇爷爷,不可能。”

言倾得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顾千城原本想要下马车打个招呼,可想到这里人来人往,再加上程家的事要紧,顾千城便没有出去,只坐马车里等消息。

随着太监一个字一个字往下念头,朝臣的脸色越来越扭曲,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打断,只是悄悄地看向封大人。

安统此时正在不远处,见到天牢有异动,立刻带着重兵赶来。皇宫禁卫见天牢方向异常,也立刻带人赶了过来,虽然相隔甚远,但要堵住从天牢出去的人,却不是不可以。

“那么……”封似锦沉默片刻,闭上眼睛道:“黑子九输一赢。”

果然,当了皇帝的人就是不一样,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呀。

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好似不将这盘棋局放在心上,即使已露败像,秦寂言依旧是不急不躁,坚守自己之前的策略,不放弃任何一枚棋子。

在公事上,这样的臣子确实是好,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遇事尽可能的陈述事情利弊,将各种选择的利害摆出来,然后由他这个皇帝自行决定。、

顾千城抬头看去,已是醉了。

顾承欢说要给老夫人拿药,虽然只是装装样子,可就是装样子也要像那么一回事,顾承欢撒腿就往老夫人刚住的房间跑去,中途因为太急,“不小心”撞到了顾承志……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主子,他们要跑了。”这时秦寂言已抱着顾千城,稳稳落在甲板上,暗卫上前却不敢伸手去接秦寂言手中的人,只说正事。

京中的消息秦寂言从来没有隐瞒顾千城,他知道的事顾千城都知道,看到顾千城愁眉苦脸为他担心,秦寂言心里欢喜,可又舍不得让顾千城担心,便给她解释了两句。

六扇门这些人不比户部那几个官员。六扇门的人是他的嫡系,他养出这批人也不容易,他轻易不想牺牲。

落在地上的碗没有碎,碗里还有一点点鱼汤,顾千城知道这些鱼汤都加了特殊的料,也不浪费将剩下的那一小口鱼汤喂给跛脚男人。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赵……狗贼简直不要脸,打不过我们,居然把城里的百姓赶出来,简直是无耻到极点。”将士们一路骂骂咧咧,气愤难平。

老管家进去时,顾千城已经吐得差不多了。用清水漱口后,顾千城双眼微闭,靠在一角,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十分吓人。

不管是家里的老爷子,还是秦寂言就吃顾千城这一套。顾千城只这么轻轻一哄,秦殿下那一肚子郁闷与不满,瞬间就消了大半。

“圣上,不可。”秦寂言一开口,立马引来朝臣的反对,但是……

“啊……”那打手痛叫一声,双手捂住伤口。

顾千梦想要逃,可她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如同千斤重,根本移不开……

她虽然没有在林子里,看到野兽的痕迹,可也知道,夜晚的树林有多可怕,她必须想好,去哪度过这一晚?

要不是风遥将侍卫打晕,那群西胡人也不可能轻易的放火。

掏出钱袋里仅剩的二两银子,顾千城转身对一旁围观的群众道:“哪位好心人帮我把这匹马身上的绳子解开,这二两银子便是他的。”

她想要一个温柔的怀抱,像哥哥那样,在她伤心时抱着她、安慰她。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一番劝说下,子期和子诺冷静下来,开始静等忠心蛊起效。

她现在有跟秦寂言谈判的筹码;现在,是秦寂言求她的时候,她不需要把姿态摆得那么低。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只是刚刚踏上这片土地,顾千城就被烤得全身通红,汗流浃背,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管家有时候真不明白,他们家大老爷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整个顾家靠着大小姐给的银子,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光,他们有什么资格不让大小姐从正门进来?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暗三立刻将信号放了出去,对屋外的顾千城道:“还请姑娘稍等片刻,殿下很快就会带人过来。”

“嗯,小雪貂的功劳。”顾千城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提了一句:“是他带我来这里的,也是它发现屋梁上的异常。”所以,小雪貂从中拿一两颗玩,实在算不得什么。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声音不算大,可是……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昨晚“激战”了一夜,虽说上午补了眠,可白天她还顶着烈日出了一趟城,这个时候真的困了。

顾承意仍然不信,围着顾千城转了一圈,再三确定这才放心。

“之前以为会,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秦寂言大大方方的承认,换来顾千城毫不客气的嘲笑:“殿下,你真得想太多了。你答应给武毅一个机会就足够了,而机会这种东西,本就是稍纵即逝,武毅没有抓住也不能怪我。”

身为内阁首辅,身为百官之首,封首辅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他很清楚这些京城是什么样子,皇上真要办某个人,能弄不出一个必死的罪吗?

好吧,事实上秦寂言这个时候心情很好。他只是随便丢出几个诱饵,就掌握了朝中六成以上大臣的把柄。

“站住,我看谁敢走!”顾夫人怒吼,赵婆子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寻求顾千城的意见。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海外一个组织,实力这么强,怎么我们之前一点也不知?”平西郡王惊出一身冷汗。

公子就在外面,公子可是再三提醒她,不得耽误老爷子用餐。

“顾姑娘,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可是刀枪都刺不破。”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暗卫不仅拿刀戳了,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

“如果是在此之前,你给我一百万两,我可以让你只赔三百万两,现在吗?我不想赚这笔银子了,不过君姑娘你可以去找愿意赚这笔银子的人。”顾千城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理了理衣服上折子,扭头道:“君姑娘,好心提醒一句,千万别去找封大人。你知道的,封大人一向廉洁,他是不会收这种银子的。”

五百万两虽然让她肉痛,可能解决唐万斤这件事就行了。

焦向笛还好,去得是富饶的江南,而江南那块地方一向是文官的地盘,哪怕周王在江南势大,可官场上他也无法完全把持,焦向笛在江南要做出政绩并不是难事。

“嗯。以疲对逸,我们撑不了几天。”这三天,他们连睡觉都无法安稳,每每刚合上眼,就会被刺客惊醒。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知道,一位姓程的将军。”顾千城捏被子的手一顿,抬头看向承欢,却见承欢双眼呆滞,一脸苦涩。

“是非对错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这件事你别管姐姐会去处理。”为了不让承欢担心,顾千城又补了一句:“承欢,姐姐不是鲁莽的人,就算要找程将军算账,也不会傻愣愣的打上门。”

顾承欢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相反他很细心,奈何他这次遇到专门找他麻烦的人。

可是……

秦寂言不是不懂世事的天真皇子,他很清楚人贩子是什么,更清楚落到人贩子手里的人有多惨。

他们,根本追不上!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船尾有两个水手守着,当秦寂言出现,两个水手吓了一大跳,张嘴欲喊,可不过说了一个字,就被一剑毙命。

君亦安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与担忧,在长生门特使的监督下,以药王女儿的名义发信信函,请求这些欠药王人情的人帮个忙,也算是还了药王的人情。

“讨好呀?让我想想要怎么讨好你。”顾千城歪着头,不让秦寂言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在秦寂言满心期待下,顾千城一脸狡黠的道:“皇上,我帮你解决粮草的问题怎么样?”

“不许笑,我们说正事呢。”哄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回想一下,顾千城也觉得自己装傻卖蠢的样子,实在有够蠢的。

“急什么,吃完再说也是一样的,不然凉了多可惜。”勺子再次抵到顾千城嘴巴,顾千城看了一眼,只得再次张嘴,“这是你的夜宵。”结果全进了她的肚子。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秦寂言,我该拿你怎么办?秦寂言大费周章的避开耳目,大晚上跑来找顾千城,怎么可能是为了案子。要是案子的事,他大可以大白天的来找人,不必顾忌会不会被皇上知晓……

顾千城发现秦寂言不自然的停顿,只当他为大事忧愁,并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说功成名就的事还早,顾千城自然的转移话题,把话题继续扯到神女塔的案子上。

“停,告诉他们,朕上门求见圣后。”先礼后兵,秦寂言并不想一上来,就与长生门打打杀杀的。

“那……要不把顾家整垮,给顾姑娘出气?”

不过,保险起见,药王配药前,还是补了一句,“如若我配出解药,你真得会按约定放我自由,不再管我之事?”被秦寂言关了这么多年,他的雄心虽然隐藏,可却不曾磨灭。

做这个活时,顾千城几乎是趴在桌上,可见得要多小心了。

和顾千城认识那么久,秦寂言多少知晓一点。

“伤口?殿下,没有伤口。”这下两个仵作肯定了。

底下叫嚣闹事的人并不少……

军中议事便是这般,一干武将吵吵闹闹,风遥一向放任他们,最后能吵出结果也罢,吵不出来也好,反正他只要让西胡皇帝看清楚,他没有独裁专制,也没有大权独揽。

只有唐万斤,他拉着顾千城的衣袖,死活不肯让顾千城走,后来听到封似锦说,要和顾千城一同回京,他也闹着要和顾千城走。

见几个被他救出来的大臣,都是真心感动,秦寂言也颇为满意。

秦寂言一向不沉迷女色,这都二十多岁了,府上连个侍妾都没有。这,这到底是看中了哪家姑娘?

当然,前提是不能让人发现,京城没有皇上坐镇。

顾千城也没有矫情的说不,接过喝了一口,缓过劲才道:“怎么?这个时候改道,是怕皇上要和我们一道走?你怕什么,择子一日不解,我和皇上就不能拿你怎么样。相反,没有择子的威胁,就算皇上不来,我要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么多人怀孕生子,怎么到她身上,就这么折腾呢?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娘娘这次的事,发生的太突然了,她们之前一点也不知晓。

“臣遵命。”程老太爷喏喏应是,艰难的迈腿想要去送秦寂言,却被秦寂言阻止了,“老大人留步。”

“嘭……”老管家直接摔倒在,握住顾千城的手颤抖不停,“怎么会出血?没道理会这样呀。有择子在,孩子不可能有事。”要是孩子有事,他就完了。

她知道火城有好人,她知道她教导的那些孩子很纯真,很美好,可这些都留不住她,别说火城不好,就是再好也不是她的家,她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她家人身边。

结合她的观察和从孩子们嘴里听到的消息,火焰果种在北边,如果她要拿火焰果的话,只能往北边走。

可事实上,这个常识知晓的人真不多,仵作地位低下,别说秦王就是那些七品小官,也不会去管仵作验尸前,要做什么准备。

六扇门地底的停尸房,在秦王还要用她前,她肯定要经常来,为了安全着想,顾千城把三神汤、辟秽丹和苏合香丸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全部说了出来。

“我进去过,里面没有危险。”或者说,危险已经清除了,因为他发现里面有两俱尸体,而且还不是什么小东西的尸体。

机关什么的,小雪貂表示完全不懂。

有总捕快生死不计的命令,六扇门的捕快也就没了束缚,招式怎么阴狠怎么往狂生身上使。

“公子,危险。”暗部的人迟疑了一下,换来封似锦的呵斥,“你们只需要听令就好。”

要当官的人,打小就接受了说话方面的训练,什么场和怎么说话,怎么发生都有讲究。这个时候封似锦就是一副中气十足的样子,完全不见书生的柔弱。

没有自报家门,可单“王府”二字,就足已说明身份。

顾千城说这话的时候半点不心虚,她并没有撒谎不是吗?她只是把秦寂言的话重新组合了一遍,意思并没有差到哪里去,至于顾老太爷会如何想,那就不是顾千城能控制的……

老皇帝暗叹了口气,让人给五皇子看坐,可五皇子却不敢坐,他自称自己是待罪之身。

五皇子能想到的事,赵王和周王会不知道?五皇子不做,赵王和周王也会做,最终结果也是这样。

老皇帝不知,五皇子胃口那么大。

“百余名外?”老皇帝顺势望去,可隔得太远,老皇帝隐约看到一个影子,当即皱起眉头:“回头,将他的卷子呈给朕阅。”

顾千城不知案情经过,所以她这话一说出来,赵王等人眼中止不住得意,老皇帝却满是愤怒。

赵王几个年纪大了,早就过了要争父爱的年纪,虽有不满,可也不会表现出来,只当自己没有看到,反正父皇一向如此偏心,他们早就习惯了。

顾千城轻声提醒了一句:“皇上,如果灵鸟被人下了药,那就说得通。”

失踪人数太多,影响太恶劣,官府也重视起来,查了许久没有消息,官府就把案子报到六扇门。

可是,老皇帝不知道呀。老皇帝听秦寂言这么说,真以为他因为公务而累着自己了,心疼得不行。

秦寂言撩起衣袍了,从容地跪下,这个时候封大人与焦大人等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跪下,高呼圣上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