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天价小娇妻 第138章:茫无所知

豪门天价小娇妻

紫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7822

    连载(字)

27822位书友共同开启《豪门天价小娇妻》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8章:茫无所知

豪门天价小娇妻 紫蕙 27822 2019-09-02

“只是一路上不断的哭闹,并没有其它的异样。”那侍卫见皇上这般问,不由的暗暗奇怪,不过,却仍就是如实的回道,话语微顿了一下,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再次说道,“不过出了皇上的寝宫后,长公主哭喊的更加大声,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引起皇上的注意。直到把她送上马车,她仍就在大喊大闹着,引的众人围观,宫中有些混乱。”

孟千寻虽然听到他这么说,也知道白容的能力,但是却仍就不放心。

他了解父亲的个性,明天父亲肯定会时时的盯着他,不会让他离开他的身边半步的。

“不是千寻?什么意思呀?”孟冰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一双眸子也再次快速的抬起,直直地望着他,此刻她的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急切,当然更带着太多的疑惑。

如今,她就可以完全的放下心来了。

“三皇子有结果了吗?”月无双听到孟千寻的话后微微一笑,自然没有回答,却突然的转向了夜无绝,别有深意的问道。

若是月无双找到了证据,这驸马可就是人家的了。

而月无双应该刚好会这种功夫。

“什么,还在喝酒?这都什么时候了?赢儿怎么又带风儿去喝酒了?”李老爷子听到下人的话,顿时急了,声音也顿时提高了一倍,“不行,我要去看看。这再喝下去,只怕都喝到天亮了。”

毕竟,李逸风虽然平时总是笑嘻嘻,看着似乎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却是十分的痴情的,一旦认定的,就很难改变了。

“敏儿,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爷子见李赢这边问不出什么事,便突然的转向了秦敏儿,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冷意,不过那语气还是略略的缓和了些许。

这次他说的话,可以说是没有半句真话,完全都是胡编乱造的。

但是,这也不能说明,她就不是她的女儿呀。

花断尘微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孟千寻会这般的逼问他,不过,他毕竟不是一般人,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只是微微冷笑道,“天下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以为,你做出瞒天过海的事情,别人就不会知道吗?”

若是皇上让人去查,那么查的那个人也绝对是花断尘事先准备好了的。

夜无绝听到北尊大帝的话,这次服从命令般的从怀中拿出了刚刚收起了圣旨,并没有打开,就那么折着,然后递到了花断尘的面前。

只是,恰恰在此时,他的手突然的颤抖了起来,是那种不受控制的颤动着,而且,也突然不受控制的咳了起来。

必须要跟夜无绝配合好。

他这么做,连他们这些不是跟他对决的,都有了一些的压力,更何况是跟他对决的花断尘呀,他发现,花断尘此刻的脸色,明显的更加的阴沉了。

“谁?”黑暗中,看不到那人的样子,只感觉那身子明显的绷紧,略略的有些僵滞,沉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那话,仍就是一惯的霸道,不过,此刻,却明显的多了几分强烈的占有欲,他的女人,谁敢碰?

孟千寻当然相信他,望着他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感动。

“本王昨天就跟这丫头见过面了。”夜无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幸福的轻笑,神情间更是毫不掩饰的满足,他突然感觉到,只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你跟我合作,事情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就是最完美的组合。就像那次一样。”段红见他毫不犹豫的答应,心中暗自高兴。

“你有什么证据?”花断尘双眸微眯,有些疑惑的,略带错愕地望着她,她会有什么证据呀,毕竟,他们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当时,可是什么都没有带的。

她刚刚穿着略带宽大的衣袍,倒是看不出来。

所以,此刻当段红的手紧紧的搂向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只感觉全身似乎被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下子缠着了一般。

或者,他真的会一生不娶吧。

但是,此刻娘亲竟然也这么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李逸风听到李老爷子的声音,微怔,猛然的回神,意识刚刚的失态,心中暗暗懊恼,不过,若是父亲真的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只怕也不好瞒他了。

“父亲,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而且,现在北尊大帝、、、”李逸风微微思索了一下,略带沉重地说道。

以老爷子的脾气,肯定会逼着他娶孟冰的。

更何况,她很深知朝中之事的险恶,若是突然换了她来处理朝事,那些老臣们只怕一个个都无法接受。

北尊大帝见她终于答应了,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了几分欣慰,“千寻答应了,父皇就放心了,父皇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好朝中的事情的。”

对于这一点,他是一点都不怀疑。

雪太医的此刻却是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了,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皇上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他更不觉的,一个女人可以打理好一个国家。

说真的,他的心中还是心疼的,不舍的,但是他却没有其它的办法,他总不能将北尊王朝交给一个外人来处理吧。

“刚刚太医跟李逸风都说了,你千万不能再着急,不能再操劳了,所以,以后,你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要好好的养病。”李灵儿的手也紧紧的环上他的腰,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隐着太多的担心。

她的身份无人能及,那么此刻的那句以下犯上,便自然的成立。

此刻,那些跟着大将军附和的大臣们,一个个都暗暗担心,紧紧的闭住嘴,不再出声了,他们可不想第一个被治了罪。

“大将军有什么事,直说。”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她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就那轻易的罢休,今天这大殿之上,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来对付她。

若是按明城50万人口来算,这些粮食全部送到百姓手上,一个人可以分到一百来斤粮食,这个冬天应该是可以度过了。

其实,这件事情,大家心中也都是略略有数的,但是,毕竟明城太远,皇上又经常不在朝中,也不太上心朝中的事情,所以,大家也都睁一眼,闭一眼了龙血战神最新章节。

而她的确细心,竟然事先先去查明了人数,到时候按人头发放粮食。

若是那些官员故意的多报人数,然后到时候又不把粮食发给百姓呢?

顿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她手中的小册子,暗暗猜测着,她会让人去。

虽然孟千寻觉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但是,心中的希望还是不断的慢慢的散开,被自己深爱的人送花,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三皇子原本进书房的时候,就明显的有些不满,应该就是应该吃醋了,再听到那侍卫那句话,不生气才怪。

这件事情只有公主跟三皇子两个人解决才最合适,其它的人搀和进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此刻的他,一脸的阴沉,全身散出一股让人惊滞的冰冷,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的盯着她,那眸子中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怒火。

“把那些花全部的搬进来?恩?”夜无绝见她坐在那儿,不说话,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似乎快要喷出了火来,直直地射向要。

因为,那些字条上的话,实在是太过肉麻,太过暧昧,让人看来,真的是、、、

此刻,她若是告诉他,势必就会勾起以前的回忆,想起以前的伤痛,只怕会伤心,会痛苦。

他这些时间,一直都为了河渠的事忙着。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用夜无绝做借口,骗他?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而此刻,他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笑意,望向她的眸子也微微的弯起,轻笑中有着太多的柔情。

他的声音中此刻带着几分刻意的气恼,但是却又没有任何的怒意,那样子,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无语。

其实,孟千寻觉的,此刻的他真的就是一个疯子。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或者,只是她的做法,太过让人意外,她的想法,太过超出了他平时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在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这么一说。

“是,是,臣紧记公主的命令。”平大人此刻答应的更加的快速,态度也更加的恭敬。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虽然说那个男人伤害过她,甚至杀了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此刻却也不可能会近凭大将军的一句话便处置他。

“这件事情,皇上身体恢复时,自然会处理,如今朝中的事情这么多,已经够公主忙的了,大将军所提的事情,还是暂时的放一放吧。”只是,丞相大人却是再次的压了下去,就是不想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丞相大人对这件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怎么回事?”李逸风一进房间,看到孟冰时,便着急的问道,脸上也带着明显的紧张,他可是在一得到消息后,便立刻的跟着侍卫进宫了。

若是她跟夜无绝之间依旧如同先前那般的相爱,那么这件事情,只怕就麻烦了。

“当然了,这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招选驸马,而且那条件又那么的宽松,当然会有很多的人来。”李逸风微微的扫了孟冰一眼,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双眸再次的望向孟千寻,“若知道是你,我定然也会报名。”

“算了吧,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孟冰也略带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别人不了解情况,他还不了解吗?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孟千寻的心微沉,难道说,北尊大帝的病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胸,而另一只手,竟然下意识的去遮向嘴。

北尊大帝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放下了手,微微的抿住了唇角。

雪太医的身子微僵,沉重的脸上多了几分自责,唇角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微臣只能尽量控制住皇上的病情,要想完全的医治好皇上的病,微臣实在是没有办法。”

“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宝儿慢慢的从孟千寻的身上溜了下来,轻轻的走到了北尊大帝的床前,看到北尊大帝昏沉的样子,一张小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与难过。

会吗?

“怎么?你就是要违抗朕的旨意?”北尊大帝的脸色猛然的一沉,冰冷的声音中却透着一股让人惊颤的威严。

“公主,皇上如今身体不好,还望公主能够、、、”雪太医也面向孟千寻跪了下来。

“真是朕的好女儿。”他的唇角的笑再次慢慢的绽开,似乎更多了几分愉悦,“你放心吧,朕的身体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她就不相信父皇会丝毫都不顾及大臣们的看法。

那些大朝们看到皇上咳成那样,一个个都纷纷的变了色,都是一脸的紧张。

只是,一想到那件事情,她便不得不让自己小心谨慎,因为,她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做事向来都是不择手段的。

孟千寻的心中也更多几分紧张,难道说,他真的生病了,不是装出来骗她的?

“千寻,你先别太生气了,这件事情,可能有什么误会,可能、、、”孟冰还想为皇兄说几句好话,虽然现在的情形看起来,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现在,也只能尽快的赶去北尊王朝了。

“这就是你的办法,关键的时候竟然逃跑了。”李灵儿望着他,一脸的惊愕,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北尊大帝竟然也会有逃跑的时候。

只是,却一直没有看到他要找到的人,他不由的暗中猜测着,她会不会是去凤阑国找他了。

夜无绝听到她的问话,微愣了一下,对上她脸上的笑意时,心愈加的颤抖,更多了几分亲密的感觉,突然有着一种想要将她抱进怀里,好好疼着的感觉。

当然,宝儿说出来后,还是一脸的期待的望着他,看着他神情间的变化。

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怎么会一下子就猜中了是他?

“对呀,我好像也听说过这件事情。”有人也跟着符合。

他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昭书,距离很远,按这样的距离,是根本看不到上面的内容的。

“是。”护卫没有半句费话,连连应着,主子难得有感兴趣的事情,看来今天这件事情引起主子的兴趣了。

“二皇兄,你真的不去呀?”四皇子望向坐在椅子时,慵懒而随意的二皇子,眉角微挑,略带试探的问道。

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显然是担心夜无绝会去,毕竟夜无绝太过优秀,若是他也去的话,他们的机会就小了很多。

“回主子,属下本来就正打算要向主子禀报这件事情的,昨天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当时,属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便亲自去确认、、、”初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小心。

“呵呵,王兄应该也是吧。”再次被追问,那位刘公子也不再掩饰了,毕竟这一上路,也就全明白了,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要是可以的话,只怕每个男人都希望,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不去,只有他一个人去,那就没有人跟他抢了。

“把这两个人给本王解决了,特别是那个姓刘的。”夜无绝的脸色阴沉中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恐怖,这样的人竟然也想去参加招亲大会,就算不能阻止其它的人,这两个人,他也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人去北尊王朝。

顿时,两个人都完全的僵滞。

是那种不由的自主的,来自内心的慌乱,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乱,不能怕。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夜无绝又受了伤,单靠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冲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