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他如星辰夜光 > 第58章:陷落计中

有人立即捂住那人的嘴,警告,嘘,你不要命了,这话也敢说!

“公子?”一名亲近随从看着他。

深夜,秦铮放下书,将怀里的一串钥匙扔给谢芳华。

一群人浩浩汤汤进了落梅居。

谢芳华颔首,“嗯,是这样。”

当真是百媚千香,盈盈婉婉,一个个含苞待放,水嫩嫩的。

卢雪莹大惊,“你要干什么”

他对她的方法和对依梦的方法天壤之别。一个是花样暴虐,一个是极尽温柔。可是结果却是如出一辙。同样让她们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

“你是初为人妇,受不住也是正常,想当年,我也有好些日子不适应你爹。等日子稍微长些,就好了。爷们年轻时,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公子又身强体壮,习文习武。你先忍耐些日子,尽量适应他。若是时间长了,他真如对那个依梦一般对你,娘就告诉你爹。”左相夫人劝道。

谢芳华似乎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扯掉了面纱。

连天地都不惧。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这阵风看着像是掌风,明面上并无异样,可是临近了,谢芳华才发现,这阵风竟然能穿透她的一瞬间竖起的防护,瞬间笼罩她。

“可是,偏偏不巧,你寻的这个手中有稀世名

秦钰微笑,“我不是对任何一个黑夜中在山林碰到的人有好奇心,而是对深夜在这里碰到你有好奇心罢了。毕竟忠勇侯府的小姐自小学习闺仪,深夜出现在这里,实在不妥当。传扬出去,有损忠勇侯府世家名门之闺训。”

谢芳华往前面又递出了一截。

秦铮的手指似乎缩了缩,不过又很快僵直。

谢芳华看着他,那日他说从小到大他就没喝过药,这回就能试出真假了。

珠帘随着他进入,发出叮铃悦耳的响声。

英亲王沉默了片刻,吩咐道,“既然刚回来,赶紧回去睡吧!”

但是他总觉不止是这样,一定还有哪里不对。尤其是他对他说话的语气和情绪不对。

&n

“没有,我家公子在小厨房。”听言立即道。

秦铮点点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燕亭认同地点点头。

秦铮拾掇利索炭火用底灰埋了灶膛,站起身,也净了手。

让看到她的人无法说她不美,她的美不在容貌,而在通体的行止和气度上。

“走,你带我去找它们。”秦倾立即吩咐听言。

那里被秦铮封锁了,除了他练剑,同时里面也放着他收藏的兵器,任何人不准进入。

林七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想着谁能想到英亲王府内金尊玉贵的两个人儿偏偏会在这里自己下厨做菜?小王妃虽然糖盐不分,但是有小王爷看着她,而且很善于掌控大火小火,这菜的香味转眼间就飘了出去来,想不好吃都难。

谢芳华对他脸红地笑着问,“你是想我们早要孩子,还是晚要?”

秦倾疼得额头的冷汗如雨点般往下落,看到秦铮,喊了一声,“秦铮哥哥……”

“我去叫大夫!”宋方的声音传来。

“我偏偏不报备官府,你能奈我何?”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燕岚筷子“啪”地掉在了地上。

金燕和燕岚齐齐摇摇头。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不多时,秦铮和听言回到了落梅居。

二人无奈,只得折回皇宫。

秦钰沉下脸,吩咐,“快去,难道等着让朕砍你的脑袋?”

李沐清失笑,“不是你不如我聪明,而是你在京时日短,还不了解皇上和这位小泉子公公。皇上定然是发火了,否则,小泉子公公不会连半点儿消息都不敢对你我透露。”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韩大人另一侧睡着谁?”秦铮又问。

谢芳华道,“这就要问半夜里发生了什么让人不知道的事儿了。就在他的窗外。否则这么大的雨,韩大人为何半夜开窗子?”

“那么就是昨日靠近这所营殿,或者是本来就住在这里的人,或者是守着这座营殿的人干的。”秦铮道,“毕竟这针可不能凭空生出来,韩大人也不是什么虫盅之术死的。”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马车走了半个时辰,缓缓地停了下来。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秦钰点头,摆摆手。

见秦铮转头看来,她无奈地将秦倾逼迫谢伊,谢伊不喜欢秦倾,喜欢秦钰,她没办法,给她出了主意的事儿对秦铮说了一遍。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秦钰看着他。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秦铮嫌恶地道,“爷要一辆破车做什么”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秦钰紧紧抿起唇角,“你决定了非出京不可”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皇上,您还没告诉老臣,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左相又急声问。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嗯,漂亮!”谢芳华点头。

“真是好漂亮啊!”金燕也忍不住赞叹。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赵柯连忙站起身,将一碗血端到他面前。

    她的动静不大,却使得谢云澜猛地抬头向她看来。

屋中的火炉一直燃着,暖意融融。谢芳华歪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想着事情。

作者有话:必须有爱,慢慢品味,会觉得她是最适合这本书最适合她的名字!o(n_n)o~ ~ ...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有人立即去了。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金燕对她道,“那么你如实告诉我,荥阳郑氏到底有什么问题”

谢芳华抿唇,她早先在被秦钰问起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想到这样一来,就牺牲了金燕的一辈子姻缘,于是断然地放弃了,她想着秦钰同样聪颖,定然也想到了,他虽然不喜金燕,但不会冷血绝情到拿她终身作伐,没想到金燕却是自己提出来了。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刚到荣福堂门口,听言匆匆跑来,气喘吁吁,惊慌失措,见到谢芳华,几乎要哭出来,“芳华小姐,太子和咱们世子不,侯爷一起回府了。说他亲自来接您进宫,侯爷让我提前来传话,您快想想办法吧”

“您放心吧,我打算陪芳华一起入宫。”谢云澜道。

“我也陪着一起”谢林溪道。

谢芳华打量英亲王妃神色,想着她娘死去多年了,还能得英亲王妃惦念,当初关系必然是极其要好,否则也不叫手帕交了。谢氏旁支各房虽然一直想夺忠勇侯府的爵位置谢墨含这个唯一嫡子于死地,但因忠勇侯护得严实,她也偶尔关照几分,他们也顾忌不敢明着动手。

几位夫人都齐齐回笑,不知道这个事儿该怎么评说。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片刻的迷茫恍惚之后,她轻轻偏过头去,对上一张静谧的俊颜,秦铮依旧睡着,睡着的他,安静,纯碎,俊美,如上好的玉,分外的美好。她痴然地看了一会儿,将头慢慢地靠在他怀里。

过一会儿,秦铮先洗完,出了木桶,披着衣服对谢芳华道,“水温适中,你再多泡一会儿,午时之前我们去正院就好,时间还来得及。”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过了片刻,他放下手,对她低声说,“睁眼。”

秦铮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吧”

谢芳华摇摇头。

说着,便解开她的丝带,华丽的软罩烟裙散落,露出莹白如玉的肌肤。

她真的怀孕了!

上首的主席设了一排椅子,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端坐在主位,来观礼的忠勇侯崔允谢墨含三人并排在二人旁边设了偏坐。

秦钰扫了赞礼官一眼,脸色微沉,没说话。

“吉时到了,自然要行礼”英亲王妃笑着对忠勇侯道,“老侯爷,是吧?”

“好”英亲王妃也大赞了一声。

谢芳华从头上拔出一根簪子,顷刻间对着那人的手腕扔了过去。

谢芳华恼怒,“你让我如何信任你你处处心机,步步筹谋,每一步都是一个局,不止是将我,将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引入你的局里……”

“你清楚明白什么你只明白你在寻水涧陪着谢云澜一起死吗你只明白前一世谢氏满门被灭时秦钰将你救出去的吗所以,这一世,当你记忆苏醒,只对他们报恩是不是那我呢我对你所做的那些,都喂狗了吗”秦铮恼怒。

秦铮猛地用力,一把将她娟帕扯掉,只见上面点点殷红血迹,如盛开的梅花,很像她上一世血尽而亡遗留在手中的那块写有驭狼术的绢布。他眼底涌上青黑色,却并无意外,将娟帕扔了,拦腰将她抱起,向房间走去。

永康侯冷冷地哼了一声,怒道,“安?我的儿子不见了,我怎么会安?谢芳华,如今总算是见到你了,我的儿子燕亭呢?”

“是!”谢芳华直认不讳。

永康侯霍然转头看着谢墨含,怒道,“既然是你邀请他来了忠勇侯府,为何不将他平安送回永康侯府,而撺掇他离家出走?谢墨含,你安的是什么心?”

“世子都已经安排好了,晚膳就摆在后花园的观景阁里,那里温暖,而

且视线极好,英亲王妃可以一边听戏,一边用膳。”侍书道。

谢芳华没了看书的心情,将书卷放回书橱里,站在窗前看着院外。

“只要不是天塌下来的事儿,以后就沉沉稳稳的,不要大嚷小叫,没有体统规矩。”谢芳华也不是刻意为难发作小厮,只不过是不想吵醒谢墨含。英亲王和王妃身份高,但也不如哥哥的身体重要。

“是,奴才再也不敢了!小姐恕罪!”门房小厮连忙谢罪。

暖阁内的门帘挑开,谢墨含从里面走了出来,温声道,“英亲王和王妃亲自来了咱们府,大年初一过来吃晚膳听戏,是对你的看重,也是对这门亲事儿的看重。爷爷不出府迎接是因为长辈,我是小辈怎么能贪睡不出去迎接?”

英亲王是个注重颜面的人,可惜,今日他的王妃和儿子谁也没给他颜面。他心中有气,但一想起让他生这气的原因是因为他不同意今日晚上再来忠勇侯府,就分外头疼。

英亲王妃闻言住了口。

他到底想做什么?

“是织造花纹不同。普云大师和主持二人的衣料颜色看着都是一样,但是花纹却是各异。不仔细凑近看,根本看不出来。”秦倾说着,又看了一眼普云大师手里的那一片衣角道,“这片衣角也与普云大师和主持的花纹不同。普云大师的是青云纹理,主持的是青松纹理,而这片衣角上是青山的纹理。”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皇上来之时,趁着在殿外说话的空隙,利用密道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无忘。且这个人的功夫定然极其了得,否则也不会在我们发觉之后,皇上的人和铮二公子的人立即追查下走得无影无踪。”右相缓缓开口,分析道,“外面正下着雨,所以,肯定是会淋没了脚印痕迹,而这雨太密,山崖在雨中甚是难走,所以,那人匆忙之下,想来才使得无忘刮掉了一片衣角。”

“没有。”谢芳华摇头,“我摸夫人的脉象,十有**是个男婴。”

“真的啊?”燕岚睁大眼睛。

谢芳华走到桌前,提笔写药方。

言宸点点头。

玉辇起驾,队伍从皇陵启程回京。玉兆天一声喝令,随他进来的人都向迷雾阵内的中门聚来。

玉兆天早先一声喝令,但随他过来到中门的人也不过是寥寥无几。大部分进阵来都被迷雾阵法迷惑得晕头转向了。守在各个方位的隐卫快速地出剑,他带来的人一下子折损不少。

任玉兆天有通天的本事,也躲不开二人的剑。

谢芳华一怔。

谢芳华一挥袖,解开了迷雾阵。

“一个人叫玉言宸,一个人叫齐言轻。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秦铮冷哼一声,“一个是北齐的小国舅,一个是北齐的二皇子。”

“那你可知道,中了媚术之人,除了下媚术者能解外,可还有什么办法能解?”谢芳华又问。

秦铮点点头,摆摆手。

秦铮叹了口气,伸手弹了谢芳华额头一下,似乎有些不满,又有些郁郁,“你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你和李沐清从小相识,交情不错。你虽然嘴上从来不承认,但是也不想他有事是不是?”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尽力救他吧!”

秦铮伸手将她抱住,虽然她刚刚笑了,可是从她的气息里,还是感觉到了无以言说的叹息和伤惋,他低声道,“你喜欢言宸,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