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他如星辰夜光 > 第35章:抠心挖肚

赵浩的事情在她的心里也一直是个心结,现在赵军威原谅她了,当然开心了。

“娘,药拿来了。”封家小弟累得直喘气,将手中的药瓶急急忙忙递到顾千城手中:“顾姐姐,祖父让我告诉你,大哥五年内都不会娶妻。”

“多谢王爷。”哪怕脑子一片混沌,顾千城也知,是秦寂言救了她。只是她想不明白,秦寂言之前不是摆明了要看戏嘛,怎么会出手救她。

“回顾家吧,五皇子出事,长生门的盯上我,我呆在别院反倒引人注意。”顾千城打了个哈欠,懒懒地靠在秦寂言身上,也不管自己的湿发,会不会把秦寂言的衣服弄湿。

“你,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事他又没有让人拦着,满京城的人家都知道了,甚至茶馆酒楼都有人提这事,顾千城怎么可能不知?

就像是掐好点一般,在老皇帝看向左侧时,只见……

不管出什么事,有两个人去接应,总能多一份保障。

比如说,和顾千城相谈甚欢的紫衣公子,就是裴大学士的嫡长子,至今还未定亲,他明年也要下场科考,虽没有封似锦的名头响亮,可中举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嫁妆是女子的私人财产,夫家无权占有,女子嫁妆的越多,就表示娘家越重视,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

顾千城说得没有错,除非是穷得要靠媳妇嫁妆过日子的人家,不然,稍微有点脸面的人家,都不会让自家儿子求娶顾千城。

“小承欢,你也太小气了。”

顾夫人不是蠢妇,知晓老太爷必有算计,可现在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赵王府和楚世子根本不把千雪当回事,千雪回去也只能孤苦等死,为了千雪她也只能听老太爷的话。

“凤将军是朕的肱骨大臣,平时朕都很尊重他,你怎么能让侍卫与凤将军交手呢?凤将军这次下手虽然重了一些,可你也别往心里去,凤将军只是气你看《凤家兵法》的事,并不是有意针对你。”凤将军就打伤秦寂言侍卫一事,给老皇帝请罪,句句都是自责,可老皇帝明白,凤将军这是委屈了。

封老爷子得到口喻后,轻叹了口气,“圣上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不仅要防那些叔叔、堂兄,就连一手养大他的太上皇也不得不防。

顾千城还真是养伤,在城门口演戏演得太卖力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见人。

而后来,北齐风调雨顺,兵强马壮,可功劳却是太后与摄政王,是他们治国有方,与他这个皇帝一点事也没有。

此言一出,北齐人都不觉得有什么错,因为这是事实。

“终于要熟了。”秦寂言死死盯着火焰果,生怕一个错眼,火果就落在地上化为灰烬。

“此言有理,只是……我们真不管?”真正是为难呀?

“封首辅,我那侄孙是林家人,虽说平时与我夫人亲近了一些,可我们与他没有往来说呀,他上面说的全是假的……”

他费了那么多心思,才带回来的人,可别就这么死了。

“是的,那位夫人与小少爷都没有事。那位夫人自己剖开肚子,把孩子取出来的,现在也是她自己在照顾孩子,真是……太强大了。”少女提起顾千城,不由自主流露出对她的敬佩。

“哐……”太上皇一怒,将秦寂言手中的汤碗打翻,秦寂言有能耐护得住,可是他没有,而是任由温热的汤水淋在被子上。

死的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呀!

“去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通过短暂的接触,顾千城知道程家的虽然暴力张狂,可并不会仗势欺人。

“朕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秦寂言是笑非笑的看向封似锦,手上的棋子也没有停下来,落子极快。封似锦不得不收敛心神,专心下棋,不然输得太难看,秦寂言绝对不会放过他。

“千城欠的银子,为什么要我们赔?”顾家除了顾三叔外,其他人都是这个反应,一个个死也不认账,直说要银子找顾千城去,顾千城和他们没有关系。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跟着我。”倪月丢下这话,就带头走在前面。蜘蛛女和一干忍者立刻跟上,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废墟中……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殿下,你背着我,行吗?”顾千城不怀疑秦寂言的实力,可带了一个人就不好说了。

要不是顾家财大势力,虚庾庵的庵主真想说一句:“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顾家人不解,虚庾庵的庵主更不解,查证无果,这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老夫人虽然又惊又累,可发生这样的事,她是怎么也不肯在虚庾庵呆下去了,顾夫人和顾承志更是巴不得快快走,这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呆……

他以前没有上要发过做皇帝,但他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他就会尽力做就好。就算成不了青史留名圣君,也要尽一个皇帝该尽的责任,让百官拥戴,不让百姓失望。

微信-通讯录-添加朋友-搜号码-输入:enenbook收到秦寂言没有死的消息后,皇后出手阻止了陈家与顾家联姻!

秦寂言知道,皇后会出手更多的为了她自己,因为皇后绝对没有办法接受,以后要靠讨好顾贵好过活,可秦寂言仍旧很满意。

顾千城在长生门的手里,只有景炎才能拿到长生门的地图。为了长生门的地图,景炎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

五天后,风尘仆仆的秦寂言,在夜晚赶到景炎的大营。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