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他如星辰夜光 > 第19章:下笔风雷

敢情朕上半辈子,成日都在省钱,扣扣索索的,半辈子,也没省出多少银子来。

拿了人家的银子,不去办事,那才叫诈骗。

所有人看着方继藩。

可是……

你方继藩家打仗不要银子的?

谢迁等人拱手告退。

“竟然是他……”弘治皇帝脸色冷然。

呃……呃……呃……

而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慢慢的醒了。

朕……朕……

方继藩取出了蛤蟆镜,戴在了脸上,拨浪鼓似得摇头:“没有,萧公公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在谈盟誓的安排,萧公公,赶紧吧,时间不多了,我方继藩是知晓轻重的人,这个时候还来害你,那还算是人吗?现在我们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理应同舟共济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若还生出嫌隙,到时,可就不好收场了。”

一旁的刘瑾,盯着地上躺平的萧敬,瞠目结舌,下意识的,他取出了蚕豆,脑子里,掠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朱厚照亲手从食盒里,取出了参汤,小心翼翼的端在手里,这参汤还是热腾腾的,他捧着,上前:“父皇……”

朱厚照道:“父皇,您看儿臣的眼睛。”

“这些年,对大漠,该打的,都打了,接下来,是该安抚人心,休养生息。朕此番去,便是要定下规矩,使诸部感受朕的诚意,从此心悦诚服,死心塌地,这大漠,已经消耗了我大明太多太多的国力,今朕欲制四海,非要安大漠不可。”

这么大的仪式,什么都要自己拿主意,要协调大同的边军,安置前来的禁卫,还有那些该死的太监,礼部那里,又隔三差五,指指点点一下,方继藩可谓是心力交瘁。

外头有小宦官碎步而来:“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到了。”

这蛤蟆镜一戴,顿时,之半张脸被遮盖,王守仁身上,立即焕发出了不怒自威之色。

弘治皇帝对此,显得极兴奋。

朱厚照几乎对弘治皇帝寸步不离,弘治皇帝将他叫唤到跟前来,道:“近来怎么这么老实?”

方继藩只好道:“要做院长也可以,交钱。”

其实……他倒是有一个人选。

…………

声震瓦砾。

“原来是他!”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弘治皇帝面上一冷:“继藩,你也当朕是瞎子吗?”

他气喘吁吁的道:“将镜子取来。”

是吗?

“很便宜,才三十两银子……”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这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环环相扣,哪一点出了纰漏,都要出大问题。

方继藩拉着他的袖子:“殿下,正事要紧,有啥事,以后再说。”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略有几分担心。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弘治皇帝眯着眼,眼里掠过一丝凶光,冷冷问道:“那么,若是你方继藩,也诽谤太祖高皇帝呢?”

可在通州和保定府,人口和产业的不断衍生,对于一个地方官吏而言,他们所面对的情况,却越来越复杂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依靠几个小吏,询问一下,就能笼统的明白事情的原委,而这时候,专职的统计,就有了作用,每日,都会有不同的数据,直观的出现在官吏们的面前,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统计的本质,就在于知己,把情况通过罗列的数目,看清楚了,才可以准确的做出判断。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下值,在这翰林院外头,是一队的马车等候着他,五辆马车,二十五个护卫,加上五个车夫,四辆车是空车,王不仕会随机的选择其中一辆,如此一来,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歹人也无法确定,他在哪一辆车上。

坐一辆车,空着四辆,这……

方继藩左右张望,上下看了看,礼呢,没有呀。

可是……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王先生,王先生……”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敢情这玩意,谁若是捏在手里,只要能建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方继藩慢悠悠的道:“殿下,我看刘瑾是个人才,既能跳伞又吃,历朝历代,也没有宦官可以如此多才多艺,不妨,太子殿下为他请命,让他去西厂如何?”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刘瑾身躯颤抖。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刘瑾:“……”

大家都看着他。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公爵觉得自己已经气力了。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许多人意味深长的看着梁储。

让刘焱微微愕然,他抬眸,朝着声源看去,却是方继藩。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这一点,方继藩能够理解。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弘治皇帝不禁唏嘘。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所以这玩意,谁也说不准呀。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整个人都惊住了。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眼看着,太皇太后停止了呼吸,失去了脉搏,可在这女医的急救之下……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她本想叫方公子,可随即,却道:“小女子受师祖指点,实在见笑。”

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此时,天色还早,可已是睡不下了,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那西山女医院,是什么样子,学的都是什么,如何学,治疗时,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

方继藩听到太皇太后无恙,顿时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月朗星稀,这时候……

过一会儿,却有宦官和禁卫,拥簇着一人来。

举人出身,入京赶考,寄住在堂叔家里,他的堂叔,在都察院任职。

刘文华从容镇定,面带微笑,远远看到,两个穿着蟒服的年轻人,说笑着什么,那是……太子殿下和传说中的齐国公吗?

现在的太皇太后,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继藩是老实忠厚的人,他不会说假话,秀荣也不会说。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他看了一会儿奏疏,忙里偷闲,却是提笔,取出了一本章程,这章程写了一半,里头竟是分析了保育院队每一个球员和候补球员的优缺点。

而后,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

梁如莹一听,吓了一跳。

这……

是自己的父亲梁储。

这是唯一的机会。

他很害怕梁侍郎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现在好了,看来不会酝酿冲突,也不必自己上前去将他打个半死,毕竟,打人是不对的。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他对倭国少年队,寥寥夸奖了几句,竟是在这一次少年足球决赛之中,竟是看好了西山保育院队。

西山保育院……

尤其是老臣,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想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不禁兔死狐悲。

这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