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追定你了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147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6章:红豆相思

雪墓凝曦 91472

是的,这男人是晏季匀没错。他刚才故意那么对水菡,就是想让她死心,让她误以为她认错了人,他知道她反感什么,所以故意说要在花园里跟她发生关系……

这货故意扭曲童菲说的话,嬉皮笑脸的一幅欠揍的表情。

“啊——!”

他就算再怎么想做那个,但也不至于对一个生病的人下手。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现场响起一阵阵掌声,大家都在赞美着晏锥的善举,因为即是拍出了五百万,那么这钱就会到慈善机构手中,就是晏锥捐出了五百万。

当人们看到这东西时,全都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什么东西?

梵狄将自己以前上学时的趣事,逗得水菡乐呵呵的,唇边站了一颗饭粒都不知道。

兰芷芯确实很难受,胃部翻腾得厉害加上头晕,她已经没办法将亚撒的话仔细去思考了,她心底的委屈那么多,也是会有崩裂的时候。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嫣嫣已听,顿时扁嘴,愤懑地说:“好啊,你先捶自己几下吧。”

亚撒愕然,蓝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奇,心想啊,嫂子也太老实了。晏季匀知道亚撒是跟水菡开玩笑的,当即也插上一句:“亚撒,其实吧,水菡有个很要好的姐妹,性格直爽,人品也不错……”

亚撒算是莱皇室中的一朵奇葩了,拥有王子般的外貌气质,帅气又多金,可他在自己人面前从不会摆架子,他有着尊贵的身份却不会将眼睛都放在头顶上。这也是他能和晏季匀成为朋友的原因,他在朋友面前也不是都像这样亲切可爱的,但他对晏季匀很特别,即是朋友也像是兄弟般的情谊,而水菡,亚撒是真心觉得水菡很有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气息,他说想好个像水菡那样的女人当老婆,到不是开玩笑,是真有想法。或许像他和晏季匀这种男人,对自己的另一半都有种近乎疯魔的执念——希望对方是简单干净的人。

不坐游轮返航,这是梵狄预料中的事。以水菡对小柠檬的感情,她还能再坚持下去那才叫怪呢。

水菡临走时还给梵狄打了电话告知,言词中颇有惜别之意,毕竟这是对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人,她当然不能一声不吭就走掉。晏季匀与梵氏家族的恩怨,不能成为她结交朋友的障碍,梵狄是交心的朋友,她珍惜。

之所以这么快,那是因为张骏本来就住得不踏实,随时防着蓝覃的人找来,他的行李一直都是准备着的。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nike平时乐观开朗,总是将笑容带给别人,可他也会有自己的烦恼,需要找朋友倾诉。只是,他并非那种喜欢在女人面前叫苦的男人,他即使有心事,也不会显得太哀怨,不会以借此来装可怜。

“儿子……你看看爸爸多可怜啊,其实爸爸是带病练习跳舞的……现在跳完了,你也高兴了,可爸爸生病了,全身都痛,你还不肯叫爸爸,哎,算了,我自己去医院……”晏季匀边说边从床上“艰难”的起来,佯装很虚弱的样子走向房间大门,看上去果真是凄凉极了。

“爸爸,爸爸……我去叫妈妈……送你去医院打针……”小柠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不能把晏季匀扶起来,但他的动作却是让晏季匀心头一阵发酸,感动得一塌糊涂,那一声声“爸爸”更是让晏季匀差点掉下来泪来。太不容易了,这次终于摆脱了“混蛋爸爸”,只剩下“爸爸”这让人心潮澎湃的称呼。

“能治,当然能治,哈哈哈……”

甩甩头,迈开长腿走向前方的路口,这里是夜店的后巷,比起前门的热闹,这里显得清静了许多,因此,当身后传来异响,也就格外惊人。

有了晏季匀明确的表态和支持,水菡对于拍广告的事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感觉心情舒畅多了,再也不纠结,晏季匀说得没错,她不能老想着那是母亲的公司,只能想着这是一个客户,她只需要想着敬业

水玉柔朝佣人使个眼色,佣人立即心领神会地下去了,跟着水菡出去。

晏鸿章在门口站了多久?最少几分钟了。

晏鸿章听了,默不作声,紧紧皱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晏鸿章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两个红本本,交到水菡手上,语重心长地说:“水菡啊……你别太担心,男人嘛,有时冲动不可理喻,但是,你要知道,你才是他的妻子。虽然今天婚礼仪式不顺利,可你们的结婚证,已经办下来了,有了这个小红本子,你就是晏家的人,是季匀的合法妻子,其他的女人,不管外边有什么花花草草,那都是浮云,懂吗?”17902777

“啊——!”杜橙一声惨叫,手捂着被敲的地方,痛得眼冒金星。

熟悉的别墅里,处处充满着喜庆,卧室里更是贴着一个大红喜字。今晚,是她的新婚夜,本该是和他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可是,他现在身在何方?

“晏季匀……你别走……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啊……晏季匀!”水菡小跑着追上去,幸好不是穿的高跟鞋……

“我有事要处理,婚礼暂时延迟吧。”晏季匀嘴里说出这句话,他的心也在隐隐作痛。不想伤害她,却终究是伤了啊……1d7tz。

晏鸿章在里面也听到动静,没说什么,只是让晏季匀和水菡等檀香的味道散去之后再进。

晏鸿章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威严,往那一站,就跟刑官似的,阴沉着脸怒视着晏锥:“你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对你执行家法?”

这夫妻俩的感情如胶似漆,羡煞旁人,秀个恩爱什么的已经成家常便饭了,想亲就亲,自然得很。

小柠檬也附和着,小嘴嘟嘟囔囔的指着屏幕:“妈妈你看,爸爸好笨啊……”

晏季匀端坐在椅子上,毛律师在他旁边,一脸焦急地望着手术室的门。

老人那双原本平静如水的眼眸忽然间涌起了暗流……她一下子明白了,师太所说的尘缘就是晏鸿章——她的丈夫,阔别已久的丈夫。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脑海里回响着他冰冷无情的话,水菡在慢慢消化着他所说的每一句……他的意思是说,她的婚姻将会成为一具空壳,她今后只会孤寂一生吗?得到一个名分和结婚证,实质却得不到他的心。

他曾让她体会到夫妻间的乐趣,她还记得他每次都那么神勇强悍,记得在激.情过后被他抱着入睡的甜蜜,记得早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他怀中,那种心痒痒满是感动的喜悦。记得在酒会上她遇险时,是他赶来,让她在惊恐只后能有个肩膀可以哭……

心里万般挣扎都放下了,兰芷芯觉得这次应该相信亚撒,毕竟他是嫣嫣的父亲,他也说了不会将孩子抢走,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他可以现在就闯进去见老婆和孩子,甚至可以做出更疯狂的举动达到将人带走的目的,这似乎也是爱的表现,但他依旧选择了站在原地不动。冲动地释放出内心的狂热,固然是爱的表现,可是能将这股狂热死死压抑住,变成隐忍的痛,更是爱到极致的感情升华。一时的占有,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要做的是彻底化解两家的怨仇,在跟水菡和孩子幸福的同时也要让水菡拥有完整的父爱母爱。假如他现在带走老婆孩子,水菡跟水玉柔夫妇的关系就会破裂,她有了老公却得不到父母的祝福和接纳,她怎会过得开心?

晏季匀还没动手,乔菊猛地将件抓过来,气得浑身发抖!特别是当她看见件上晏鸿章的签名时,整个人都瘫软在了椅子上,活像是给雷劈中似的……

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童菲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心里有着几许期待。

“骂得好!”梵狄一声喝彩,这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俊脸上浮现出赞赏的笑意,眼中未见慌乱,只有一贯的冷傲不羁和他天生那种俯仰众生的气势,纵然对着枪口,他仍然是不为所惧。

“护士?”沈云姿愕然,随即想到了什么。

如今的沈云姿,不论是财富还是地位,都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上流社会当中的一员。从前她虽然在摄影界有点名气,但跟现在比起来,差太多了。

四人就这样成双成对地走开了,只是,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同,各自有几分沉重,只有自己才明白。

走了?就这样走了,没其他说的?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室外是冬天,室内游泳池却是春.意盎然,一道道亮丽的风景令人目不暇给。各种肤色的美女都有,黑的白的黄色的棕色的……但都有共同一个特点就是火辣性感。

震惊,恐惧,全都堆积在身体里无处发泄,连喊都喊不出一声,这样的滋味太折磨人了,沈蓉死命地在挣扎,但绳子半点都没松,嘴里的破布更是顶不出来。

这充满戏剧性的一天终于过去,但晏家却并不平静。当大家都在纷纷揣测晏季匀接下来该如何收拾残局时,沈蓉却已经因为晏锥的离去而肝肠寸断。

强横,霸道,毫不掩饰的占有欲。晏锥再一次从晏季匀身上看到

洛琪珊今天下班晚,天都快黑了她才从医院出来。

兰芷芯心里不踏实,抱起孩子赶紧往前走,一进院子就将门关得紧紧的,然后忙着打电话……

nike的重视,让兰芷芯感动,他只怕是刚回到家不久就又出来了吧,就因为知道他母亲来过,他不放心。

晏季匀从楼上换了衣服下来就看见了坐在餐桌前的小身影正“埋头苦干”。

晏季匀不由得嘴角抽搐……桌上的菜居然已去了一半,这是深山的野人进城扫荡了么?

“啊——痛——痛——好痛啊——”童菲痛苦地嚎叫着,一脸的汗水。

今天小柠檬被带走时,童菲受伤了。邵擎是有备而来,但童菲死活不肯交出小柠檬,而当时晏季匀安排在楼下的保镖也出动了,邵擎出手,两个保镖和童菲都中弹受伤。如果只是对付童菲,邵擎不会带枪,就是因为放着晏季匀的保镖,他才会带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