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追定你了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147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5章:车载斗量

雪墓凝曦 91472

这样的人,在自己的那个世界,可不多见了。

“九十两……”王金元咬着牙,终于报出了一个他认为方继藩足以心动的数字。

此言一出,上一刻还热闹的摊子,突得如疾风扫落叶一般,人群一哄而散。

此时,他又想到校阅的成绩,不知何时放出来,自己写的那篇文章,会不会过于超前了,要知道改土归流,是满清时的事,而且效果显著,自改土归流之后,土司们走进了历史,西南也彻底地安定起来。

朱厚照跪在一旁,一看父皇如此,心里窃喜,原来又是这个方继藩,好大的胆子,竟敢比本太子还皮,上一次害得本太子抄了几十遍的《辩奸论》,这笔账还没给这厮算呢,好了,现在惹得父皇震怒,真的是天王老子都救不得了。

邓健愁眉苦脸地道:“香儿今日病了,小的这就去让兰儿来。”

他只得咳嗽:“少爷长大了嘛,难道就不能懂事一些?少爷的话没说完,你也敢打断,哼,本少爷说的是,本少爷得去迎接我爹那老家伙了!”

一巴掌干脆利落,尤其是打在杨管事那肥嘟嘟的脸上,余韵犹存。

他说着,笑了笑:“你坐一旁,朕有事与诸卿商量着。”

“修……修屋……”邓健诧异的惊叫。

这题一望便知,这是皇帝问策,怎么样才能解决西南的问题呢。

若是其他人这般笑,张懋还认为这小子不错,尊老爱幼。

张懋气得吐血,猛地一拍方继藩的案牍,怒不可遏的道:“方继藩……你……你……你真是……岂有此理。好,好,好,收了他的卷子,封存!”

这边,又直接扯着王金元便走,到了书房,王金元眼眸猛地一亮,目光在这书房的博古架上便移不动了。

弘治皇帝和刘健此刻面面相觑。

他感觉一个美妙的前程,就在自己眼前,连忙道:“臣自是明白,太子乃是储君,对外,臣绝不敢非议储君。”

方继藩跟在方景隆和朱厚照后头,他们打猎,自己在后头吃了一路的美味,胡椒,盐巴,麻油,这些都是烧野味的圣品。

接着,传阅给了李东阳。

等他浑身大汗淋漓的回到了公房时,方继藩也早已回来了。

他一袭青衫,亲自给来客斟茶。

这刘掌柜在扈从的搀扶下上车。

而这陈彤,倒是真的很有一番样子,短短一日之间,居然……

“杨霞,休要废话,我晒黑了一些,这么远,你怎么瞧的清楚,你忘了你抄袭过我的作业吗?”

朝廷的百官,俱都动员起来,许多人强忍着悲痛,而不少的青壮,也开始拉上了城头,进行死守,在本地的一营新军,则是枕戈待旦,他们决心,和洛阳城共存亡。

即便是新军的火器强大,可若是对方不进攻,又能奈何,倘若新军出击,那么洛阳又该怎么办?

毕竟……这确实是一个出路,可一旦放了楚军入城,那么……大陈可就彻底的没了啊,即便到时,项正还给了陈贽敬一个富贵,又能如何,自己,如何对的起列祖列宗?而平衡打破的结局,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想象。

越是有这样的信心,就越使这些本就已弑君的降臣和降将们,更不敢有丝毫的异心。

这话里,埋伏着一个陷阱,蜀国皇帝,在陈凯之口里,已成了蜀王了。

漫长到楚军大营的每一个人,都觉得极为漫长。

陈凯之颔首点头:“很好,让将士们都拿起自己的武器吧,不要空着手,朕最不喜的,便是手无寸铁的官兵。”

可这人山人海,却没有发出嘈杂的声音,这是可怕的沉默。

何况,这么多人被征兆,这么多人服役,士兵和民夫们早有不满了。

耀武扬威,那也不该是在别人家的男人们出去抗击异族时,自己去寻一群老弱和妇孺耀武扬威。

显然……陈凯之对梁萧略有耳闻。

遭遇袭击,他们可以接受。

不过现在,效果还算不错,至少,除了零散的人没有跟上,绝大多数人,依旧斗志昂扬的策马奔腾。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倒是有一些楚人士兵,偷偷的露出了口风。

过了七八日,雨水终于来了。

这几天拉肚子,好惨,去了几趟医院了。梁萧看了忧心忡忡的皇帝一眼。

陛下说出这番话,也可见,大楚皇帝,绝非是昏聩之君。

项正突然想起什么:“杨卿家,且慢着。”

“五千人……”晏先生有些震惊,这个五千人怎么行呢,他不禁微微皱眉,显得有些担心,于是他不由开口提醒陈凯之:“五千人是不是太少了一些,老臣以为,陛下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放心吧,先生还不明白吗?天命就在朕的手里,成大事的人,岂有一点风险都不冒的呢,何况,朕有五千护卫,也足以了,在朕看来,各国军马,不堪一战,倒不是朕小瞧了他们,只是……晏先生近来看多了锦衣卫送来的密报,想来,此中之事,先生比朕清楚。”

他眼眸轻轻一眯,看着远处冲破云霄的欢呼,却已明白,局势失控了,就算是弹压了眼下的哗变,那么,接下来,他这个先锋营,就可能和汉军交战。

不只如此,他还看到了大量散落的牛马群,这些牛马,分明是胡人们驯养的,胡人对自己的财产,看得尤其重要,牛马和羊群,是他们的命根子,即便男人去打仗,也多少会让孩子和女人们看着自己的财富,像这样弃置在原野的,实是太不寻常了。

可很快,后方十几里的中军便送来了消息,国师大人的手令里,带着斥责,大意是胡人与西凉结盟,天子更向胡人大汗称臣,此时胡人召集西凉军会和,与汉军决战,此时此刻,更不可贻误战机,命先锋营立即拔营前进,不得有误。

他们比谁都清楚,此次胡人出动的乃是倾国之力,足足数十万的铁骑,遮天蔽日,而区区十万的陈军,即便是没有战败,那也至多是旗鼓相当,怎么可能……会胡军覆灭呢。

若是胡军当真覆灭,那么……这就太可怕了,就在几日之前,胡人还催促着西凉大军会和,与汉军决战,这此几天的时间,数十万胡军便覆灭,那么,这汉军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怖,胡军尚且如此,那么西凉这些老弱病残呢?

曾经的历史一次次的轮回,在历史上,打垮了匈奴人,接着便出现了鲜卑人,打垮了鲜卑人,突厥人又出现了,等突厥人没了,却又来了契丹、女真人,来了蒙古人。

陈无极听到了脚步声,这是疲惫不堪的脚步,他努力想要挣扎,他不知道来的人是胡人还是汉人,可那在地上爬着的胡人却似乎看到了什么,于是疯了似的喊叫,他叽叽哇哇的,也不知说着什么,尽是胡语。

这人又道:“第六营战果最大,是他们最先解决了阵地上的敌人,随即驰援了第一营的阵地,否则,陛下带着第九营,恐怕也要折损在此,幸亏他们赶来了,幸亏……真是万幸……”

陈凯之自望远镜,已看到了第一营出现的情况,这里遭遇的进攻最为猛烈,鏖战也最是激烈,虽然其他各处阵地,也出现了胡人突破了防线的情况,可大多时候,情况还算可控。

而在此时……

而壕沟中的中箭的心新军士兵,也开始增多起来。

呃………呃……胡人发出惨叫,身子剧烈的抽搐。

而顺着那耳朵流出来的滚烫鲜血,却只令陈无极更加的疯狂。军心渐渐稳定下来。

“杀!”这人间地狱一般的一幕,却使胡人们有了一种悲壮感。

三十多门意大利炮早就架设好了,事实上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迎面冲击他们阵地的胡人有多少。

伤亡已经开始出现了。

他们一日的行军速度,也不过是十里不到而已,这里毕竟不是关内,关内有数之不尽的山川河流,所以行军缓慢,而这关外,却是一片坦途,唯一的解释就是,将士们士气低下,即便是后头有鞭子挥舞,他们的速度也是慢的惊人。

于是队官们直接拿出了参谋部早已下达的命令,开始在各自的将士们面前念起来。

有人大怒,恨不得冲上去宰了何秀,厉声道:“你胡说什么,莫非你以为,我们竟打不过汉军。”

而……赫连大汗能怎么办呢?他能泼首领们一盆冷水,告诉他们,即便汉人皇帝都有勇气亲自到阵前作战,作为胡人大汗,却选择了回避和退缩?

在这两相对比之下,赫连大汗简直就是明着告诉各部的首领,自己这个大汗,不想继续做下去了。

可他依旧还需面带笑容,显示自己的威武,作为草原之主,他明知是坑,却也得含笑着跳下去。

陈凯之毫不犹豫,立即后队改为前队,随后朝着赫连大松部挺进。

胡人的斥候,宛如旋风一般,至胡人的黄金大帐。

那数之不尽的战马,自新五营的侧翼杀出。

紧接着,战斗打响。

旌旗猎猎作响,浩浩荡荡的军马蜿蜒如长蛇,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迎着黄沙,向西而行,自东升腾而起的太阳,被他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于是长身而起,快步而去。

以新军都督许杰为首的一批主战派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新军操练已有七个多月,无论精神还是战力,都已纯熟,这一战,不能久拖下去,一旦入冬,则需要等来年,而十万大军,加上二十多万辅兵,花费了这么多的钱粮在此,时间拖的越久,压力越大,与其如此,不如索性主动出击,直接出关,寻觅西凉以及胡人军队决一死战。

这状告到了陈凯之这儿。

陈凯之不由失笑,想不到参谋部竟如此无聊,竟将这操练的方法,都研究出了理论基础出来了。

何秀心知这几个喝醉的武士其实是认得自己的,可故意找自己难堪,不过是借着酒意撒泼而已,此时如何分辨,也没有用。

他们要的……不过是征服感罢了。

他忍着剧痛,忙是笑起来,一下子匍匐拜倒在地,连声道:“勇士说的不错,我便是又臭又软的汉gou,我就是,还请几位勇士,万勿伤我性命……”

何秀这才松了口气,下意识的道:“勇士们慢走,贱奴恭送诸位勇士。”

陈凯之和其他人不同,他很明白,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从前的所谓百万雄兵,好看倒是好看,听起来也是唬人的很,可实际呢,面对寻常的叛乱倒也罢了,真正遭遇到了关外的铁骑,根本就无法抵挡,而且,一旦有军队崩溃,就会引发诸军的崩溃,人数越多,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伤害反而越多。

陈凯之不愿多说,却郑重说道:“给朕再探,务求摸清楚贼军的底细。”

赫连大汗随即冷笑:“呵呵……你们汉人,就喜欢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各国都是心怀鬼胎,固然他们有压制陈人的心思,可又如何,他们不动手,有个什么用?”陈凯之一丁点都没有耐心,他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和这何秀胡扯下去。

赫连大松似乎也觉得意外,原以为,陈凯之听到自己那番言论,无论如何,也会试着再谈一谈,可万万料不到,历来都是胡人对关内的汉人主动进攻,而这一次,汉人不但讨胡,态度竟如此坚决,他虽另有任务,前来议和,不过是表面上的手段而已,却还是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侮辱,于是怒气冲冲的去了。

“陛下为何不戳破他们的阴谋诡计,使他们无所遁形,至少,也可警告各国,不敢过份和胡人接触。”

户部拟定了钱粮的章程,再进行分配。

很多人家挤破脑袋要将自己的儿子送入新军呢,可是有很多人都没有资格进入新军。

虽然条件有限,一个大堂里,数百上千人席地而坐,人挨着人,点了蜡烛和油灯,只有教习被围在中间,基本靠吼着教学。

晏先生面对忧色。

“这没什么妨碍。”何秀依然笑着,笑容中,并无一分惭愧,他徐徐道:“人都总是会死的,陛下是如此,臣也是如此,没有人可以万岁万岁万万岁,而陛下所说的族人和同乡,不也都会死吗?既然迟早会死,那么臣卖与不卖,又有什么关系呢?何况,赫连大汗,与其他大汗不同,赫连大汗一直学习汉话,了解汉地的情况,可见,他若真有一日入关,也定当要做关内的皇帝,而绝不是其他胡人那般,烧杀劫掠一番便驱兵而去,正所谓,天下的大位,有德者居之,赫连大汗为何就不可以统治天下的百姓呢?”

于是乎,少不得要亲自出面,动用自己这一张厚脸皮,出马了。

济北钱庄,现如今的信誉来做保证,还是足以让商贾们愿意相信的,毕竟自己手里,就有大量的钱票,若是钱庄都不信,这不就意味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钱票俱都成了废纸吗?

“不,朕问出这些问题,绝不是意气之争,朕只想知道,武王伐纣时,可曾想过,纣王依旧还有雄兵十数万吗?又或者,汉高祖得天下时,会因为楚王强大,而战战兢兢,不敢与之战吗?朕相信,他们定也是忧心忡忡的,他们甚至会害怕,会胆怯,可他们之所以是他们,又是因为什么?”

这世上,牵涉到了外交的往来,是最难的,因为想要把握各自的利益,哪有这般容易。

以往大家还认为,或许趁那西凉国师在西凉弄权,借此机会,狠狠打一打这西凉。

陈凯之轻轻一勾,露出好看的弧度:“噢,愿闻其详。”

可等到大家得知,此方竟是方师叔的那个方,顿时哗然。

方吾才像见了鬼似的看了陈凯之一眼,一副你特么的逗我的表情。

方吾才便忙行礼:“老臣万死之罪。”

在这惊天动地的一日,至多,也只是在史书中,留下寥寥几个字,容后人们去猜想而已。

陈凯之已经摆驾到了文楼,在这里,刘傲天等人也尾随而来,他们一个个跪地,沉默不言。

刘傲天等人个个不做声,他们自然清楚,陈凯之的话是什么意思,造反与否,都在将军、都督、节度使们的一念之间,正因如此,所以对于陛下而言,今日,刘傲天这些人说带兵勤王,便可带兵来勤王,可谁能保证,他们有一天不会变成张昌这些人呢?就算刘傲天这些人忠心耿耿,而且也确实得到了证明,那么谁又能保证他们的子孙,不会效仿张昌呢?

想了想,刘傲天还是有些不舍,毕竟这是数代人的经营,说没就没了,可到了如今,即便不舍,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只得感慨万千的道:“若是这样做,对朝廷有益,臣等自是遵从陛下恩旨,只是……老臣不知,陛下到底打算如何……新政。”

勇士营一万余人,他们的战力,谁不曾见识过呢?

他竟从未有如此心寒的感觉,以至于方才的疼痛,现在竟也减缓了许多。

有的说,陛下已被弑杀。

有的说,叛军开始在内城杀人了。

外城已乱成了一锅粥,而这种大乱,却如山洪一般的爆发。

其他节度使也纷纷磕头告罪。

明明自己运筹帷幄,可如何能想到,会输的如此彻底呢。

两面夹击。

“都打起精神来。”刘傲天红光满面,他颌下白须飘飘,中气十足的大吼:“将这些乱臣贼子,斩尽杀绝,刘家世世代代为宫中镇守,景皇帝称老夫为擎天柱国之臣,今儿,就一柱擎天给皇帝看看!”

他脸色惨然,却不得不给下头的人打气,无非是对方兵少,无法持久,只要天色暗淡一些,趁他们疲惫,可以一鼓而定,又安慰众人,现在我们已经杀入了宫中,已成功了一大半,一鼓作气,荣华富贵便唾手可得。

“大人,勤王……勤王的军马……杀来了,到处都是,浩浩荡荡,也不知有多少人……”

张昌觉得自己心都冷了,他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终于……他想到了最可怕的可能。、

此言一出,也有许多人犹豫起来,他们却还是拿不定主意,都看着刘傲天。这一声铳响,犹如发号司令一般。

随后,自沙垒后探出的一根根火铳亦开始开火,有人扔出了手弹,轰鸣声开始响起,伴随着那永不停歇的哒哒哒声,这数十步,几乎陈形成了一道天堑,虽然有密密麻麻的人蜂拥而来,而但凡只靠近一步,几乎是毫无例外,那些根本没有准头的子弹,却依靠疯狂的射速,形成了一个无法逾越的火力网,无人幸免。

“我看不在八千之下。”

没有选择!

这些绵羊,此刻目光发红了。

所以,必须将所有人拧成一根绳子,放弃掉不必要的宫门,而是将一切的力量,集中在这正德殿这儿来。

现在的勇士营,大多是老兵中掺杂着新兵,老兵们自然镇定自若,而新兵便没有这份勇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