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追定你了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147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8章:蝇营狗苟

雪墓凝曦 91472

上官云端心中暗笑,这上官凌雨的确聪明,懂的隐藏自己,伪装自己,也明白,有些时候恰当的淡然更能引起男人的注意。

京城中。深夜。

那么这一出,便也没有什么用了。

一句小妹妹,更加的拉伸了她与百姓之间的关系。而她的解释,也让大家赞同中更多了几分敬佩。

若说,刚刚的皇嫂的话,激起了所有百姓的热情,得到百姓的拥戴,那么刚刚的事情,便让皇嫂彻底的完全的得到了所有的百姓的心。

所以,既然丞相自己要求辞官,他就让他走吧,现在凤阑锐已经关入天牢了,丞相也没有什么危害了。就给他留一条活路吧。

先前,这两个宫女过来的时候,她看了一下,还开玩笑地说道,选的不错,一看就是极为本分的丫头的,眉顺,眼顺,极为的平实,不是那种勾人的狐狸眼。

凤阑绝的眉头微蹙,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而双眸望向上官云端时,似乎多了几分担心,似乎生怕上官云端会误会。

律法上面的内容对于不懂的人,本来就是极为的枯燥的,记起来本来就很难,但是蓝岚去背的极为的顺利,一口气背了几页,竟然没一点错的。

凤阑绝眉头微蹙,眸子微微的眯起,深邃中看不懂太多的情绪。

他的眸子再次扫过房间内的每个角落,仍就没有发现什么,这才转身,离开。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沉思,却也隐过几分怀疑,上官云端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走过去后,她仍就是微垂着眸子,直接的坐在了皇后为她安排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的客气,甚至不曾对皇上,皇后行礼,更没有等皇上,皇后的命令。

就那么直接的坐了上去。

她的一只手,快速的伸向那只砚台,想要将那里面的墨,弄到上官云端的身上。

只是,她的眉头微蹙,一脸不舍的望向上官云端,“只是,这样一来,雨儿就不能送姐姐。”

“咦,怎么还带个女人来呀,难道不是来抢皇嫂吗,真没有意思。”凤忆希的脸上却是漫过几分失望,略带郁闷地说道。

虽然她的心中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但是,她却仍就不得不下了轿。

但是,却偏偏事不从人愿,第二天,她正睡的香甜,便听到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些许的嘲笑声。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以前,她的爱,似乎太幼稚了,太盲目了,只是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外表的华丽,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男人适不适合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的眸子猛然的转向一边的李贵妃,冰冷的眸子中再次满过嗜血的杀意。

“皇上,这也有可能呀,毕竟当时李贵妃与王爷都昏迷了,若是有人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呀。”皇后也在一边继续说道,她也在猜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傻子换了茶。

“好喝,真好喝。”上官云端却还在慢慢的喝着那壶茶,仍就忍不住的称赞道。

“雪凝。”思索了片刻,皇上突然慢慢的说道,只是,那脸色却是愈加的阴沉了几分,一双眸子中的寒意,更是毫不掩饰的射出。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虽然时间十分的急促,但是爹爹还是为她准备了很多的嫁妆。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坐在花轿里的上官凌雨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兴奋呀,特别是悄悄的透过帘子,看到外面那些人的羡慕,或者是妒忌时,心更更多了几分得意,她现在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两人说话间,叶寒已经走了进来。

“哼。”太上皇微微冷哼,“若只是一些好财的亡命之徒,若想发财,京城中有钱的人家多的是,需要进宫冒这个险吗?而且,他们若只是江湖中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国库所在?”

那天虽然娘亲收买了那些下人,他们并没有真的用力打她们,但是却让她们脸面尽失,被下人取笑,甚至连奶奶都责怪她们,这两天对她们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这份耻辱,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吵。”上官云端被她拦住了去路,脸色微沉,眼帘微抬,冷冷的眸望向,“让开。”

“你,你这丫头竟然敢这么敢我顶嘴。”老夫人气急,就连上官傲天都不曾这般的顶撞她,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跟她说话。

没过了多久,便有宫女来传话,让她们去前厅,众女人一脸的兴奋,终于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绝王了,而且,一个个更是期盼着自己能够被绝王选中。

走到她后面是一个长相极为妩媚的女子,一双媚眼望向上官云端时,带着明显的阴狠,还有几个女人分别走在上官云端与那个妩媚女子的身侧。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夜无痕,不要以为所有接近你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恶意,这样的你,注定交不到朋友,而也注定会错失。”凤忆希再次沉声说道,只是说到此处时,话语是却是微微的顿住,突然想起了夜无痕与上官云端的事情,她这样的话,只怕会直击到夜无痕的痛处。

“滚。”夜无痕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寒光猛然的射出,不过,却仍就没有转向凤忆希,而他的身子似乎也再次的轻颤了一下,他那隐在衣袖下的手,也慢慢的握成了拳。

他已经知道,她的心中是有他的,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那个侍卫再次解释道。

但是凤阑锐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那原本狠绝的眸子中,似乎也快速的隐过了一丝慌乱。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随即上官傲天与老夫人也走进房间。

二夫人彻底的惊滞,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的出卖了她了,遂再次急急的说道,“不,不是的,老夫人,我不认识那个男人,一定是她们找了那个男人来诬陷我的,老夫人,你要相信我,你要为我做主。”

亲孙女对她没有丝毫的亲情,反而把她当仇人一般,如今就连儿子也是对她极为的仇恨,毕竟,是她害死了鸾儿。

皇上双眸微闪,眸子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希望,毕竟若是凤阑绝真的暗中帮助上官云端,那么就是凤阑绝先破了规矩,众人也就不必再接受惩罚了。

丞相眉角微挑,慢慢的说道,虽然称那话不是他说的,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绝王污蔑两个字都出来了,若是绝王真的拿出证据来,那丞相只怕就要担上这污蔑他国王爷的罪名呀。

只是,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然后她对着他挥了挥手,倒是极有礼貌地补充了一句,“慢走呀,不送了。”

凤阑绝的唇角再次慢慢的勾起,一双眸子闪过几分异样的轻笑,突然靠近上官云端的耳边低语道,“小狐儿,要不……”

李玉的态度已经越来越嚣张,上官云端展开的画像,他只是象征性的扫一眼,便一口咬定不认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想要的就是他的这种答案。

丞相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微眯,望向上官云端时,射出几股嗜血的狠绝,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给撕裂了。“哼,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否则……”

“竟有此事?”皇上眉头微蹙,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问道,那微转的眸子中,似乎隐过几分沉思。

就这样,床上,一个人瑟瑟发抖,一个人悠闲自在。时间一点一点慢慢的过去。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精明如他,会不会看出什么?

昨天晚上,她故意的在路上拦他,还故意说出那些话,不是说为了挑拨他与云端之间的关系吗?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一直派人去找寻那个女子,只是,找到十几年,却仍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如今,为何会是这么惊讶的表情?

如今,只是这一句话,只是这一个眼神,便让她明白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而她儿子的眼光,也绝对是不会错的。

“大胆妖女,这儿岂有你说话的份,而且皇上的命令,岂由的你来打断,真是反了你了。”李贵妃回过神后,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

如果,他不是凤月国的王爷,身上没有那副重任,或者他可以天天陪着到处游玩,只要她开心就好。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隐顿时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沉声应着,然后才慢慢的退了下去。

上官云端的心中暗暗好笑,不过,刚刚看到叶寒那兴奋的表情,便说明,叶寒的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了,或者她身上的毒,很快就能够解了。

“不行,没有这规矩。”尚书大人脸色一沉,快速的回绝。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虽然,那针事先是对准了那丫头的,但是或者,这丫头就恰恰的移开了呢?或者恰恰就避过了呢?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她到底是谁?为何非要逼着她参加选亲?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娘,娘亲。”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二夫人,直直地望着二夫人,眸子深处有着几分痛,也有着几分无法相信的惊愕,她没有想到,她的娘亲会亲手杀了她。

“不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才这么做。”二夫人的脸色微沉,仍就是一脸的坚持,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这么做。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也微微的扫了二夫人一眼,若真的让她查出是这个女人害了娘亲,她会让她十倍的偿还。

只能转向老夫人,沉声道,“娘亲,这丫头竟然用狗来咬我们,根本就不把您当长辈,我们还是离开吧,到时候若真的伤了您就不好了。”

“我不操心,我能不操心吗,我可是凤月国的公主呀,而你身为凤月国的王爷,难道忍心看着凤月国落在那个败类的手中吗?”凤忆希怒了,有些口中择言的道。

只是,凤阑绝唇角的笑却是慢慢的隐去,双眸下意识般的微微眯起,眸子深处已不再是平时雷打不动的平静,而是酝酿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似冷却又似乎隐着几分膨胀的沸腾,似怒,却又似乎带着几分奔腾的激流。

上官傲天的身子更加的僵滞,甚至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腿似乎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更加的迈不动了,只有一只手,微微的向前伸着,似乎本能的想要阻止什么,但是,唇动了几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他此刻的求情,是可以保住雨儿,但是对云儿太不公平了。

若不是绝王发现的极时,云儿此刻只怕早就没命了。

夜无痕的脸上仍就没有半点的怒意,这个女人还不配让他动怒,他的唇角微扯,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给本王动手。”

“给本王动手,废了她。”夜无痕看到上官凌雨眸子中的仇恨,再次冷声说道。

她的话,再次让众人错愕,这白痴小姐脑袋中到底装的什么,竟然还幻想着王爷去接她?!

“不用。”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月儿的心思,低声回绝了。

第二天,上官云端睡到自然醒,起来时,发现已经快到中午了。

她认的出,那丫头是苏月情身边的……

“皇嫂,我们不。”凤忆希本来就是那种极为刚烈的性子,不会平白的受委屈,更见不得她关心的人受到任何的委屈,听到皇上的话,便想要站起来拉着上官云端离开。

而周围的女人,一个一个的越听越是心惊,她们原本以为,只要对男人言听计从,不管什么都顺着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夫君就会满意的,却没有想到,在男人的心目中,她们竟然成了木娃娃一般。

更何况母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希望,他能早点成亲,如今为何?

“云端,会怪本王吗?让你一进城,就受了那样的委屈,而且如今更是。”凤阑绝揽着她的手微微的紧了紧,有些歉意地说道,他虽然早就知道京城中的**,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拦着他。

笑的这么开心?天呢,他在宫中可是已经近二十年了,还从来没有听到绝王笑的这么开心过呢。

“担心什么?担心我的武功超过了你……”上官云端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那些轿夫一个个的惊住,脸色都吓的惨白,但是谁都不敢出声,只能极力的稳住自己,继续向前走着。

“小姐,月儿记的你的脸上并没有这些雀斑的呀。”月儿一边为上官云端化着妆,一边奇怪地问道,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小姐的皮肤是很好,很干净,很光滑的,怎么会突然的长出这么多的雀斑呢。

说话间,便拿过了一边的喜帕,想要遮在上官云端的头上。

“是吗?”上官云端心中暗惊,但是却仍就一脸冷静的望向她,唇角也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一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的狠毒,而且,更没有想到,这上官凌雨竟然隐藏的这么深,不得懂武功,还懂的易容。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是,是,刚刚我们可都是亲眼看到了,看到她的手压到太上皇的胸口上,肯定是那个时候,她杀死了太上皇的。”

“父皇,她的确杀死了太上皇呀,这件事,可是十分的严重呀,父皇可不能心软呀。”二皇子也略带急切地说道。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而此刻,他们想要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加在她的身上……哼,可没那么简单。

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喜悦,更多了几分欣慰,还好,她没事。

而且刚刚还那样吻了他,难道他眼睛近视,看不到她脸上的雀斑?只是离的那么近,还看不到,只怕就不是近视的问题了吧?

“怎么?你很失望?”凤阑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低吼,若是当时夜无志看上她呢?她现在还能够全身而退吗?

呃,上官云端彻底的愕然,有他这么说话的吗?

“我觉的吧,还是气死好一点,听说吓死的人,很恐怖呢。”上官云端对于他的回答,更多了几分意外,但是,却仍就故意说道。

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仅仅因为她的那句上官,就因为知道了她的姓,但是却又不确定上官家的哪一个小姐才是,所以便设计了这么一出。

神色间也没有任何的异样,似乎与上官云端完全的不相识……

她突然记起,那天,他是抱过她的,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她的尺寸的。

他知道,若是他在那一刻提亲,她一定会拒绝,事情只怕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