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app

潇言笑语-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68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6章:一声不吭

潇言笑语 7688

裴淼心被身子里那道急涌而入的白灼弄得又是一阵颤抖不停。

“对了,大叔,你的股份加上我跟两个孩子的股份,我们在‘宏科’有没有绝对的话语权?”

“睡吧!我跟她的事情我会很快解决,毕竟这三年的仁至义尽,她也应该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只是我跟她,再无可能。”

“不用。”他一偏头,胸臆间的那些闷气更是无处发泄,他昨天本来就喝多了酒,今天又起了个大早,若不是半路上看到那小女人混在人群当中,他也不会想到过来凑什么热闹。

笑着耍了厚脸皮,过去就拽了他的胳膊,“别走了别走了,好不好啊,耀阳?你最近好像有点上火了,我炒点清淡的菜给你吃好不好啊?就连爷爷都夸我炒的菜好吃呢!这就当是……我最后一次炒菜给你吃好么?真的,最后一次……”

曲耀阳的手指僵住,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裴淼心的脸,“我明天早上还要回公司,睡沙发会很不舒服。”

餐厅经理讶异地张大了眼睛,这圈子里谁人不知道“宏科”曲总的严厉?但凡他看上的女人只要稍显主动和积极,立马就会被他“ko”,直接出局。

临去以前,她没有动过那间屋子里的任何一件东西。

他从身后张唇含住她的耳垂,又吸又吮,感受着她的体温因为他的冲撞而越升越高。

“……那你不觉得难过?”

曲耀阳见夏芷柔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但还是迅速换上一张友好温柔的脸,快步过去将曲母手里的军军抱了起来。

曲耀阳旋身跟曲母进了三楼的一间客房。

等他的话音在她耳边落下,紧接着他的唇角一勾,俯身下拉,大手扣紧她的腰肢,用力向前顶冲而去。

扬手一喊:“豪哥,这边!”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

她见与他说不通了,左右和他这样两个人待在卧室里都是不对,于是趁他稍微站开了一些的时候,用力去拉卧室的房门。

可她那时候满心欢喜都为见着他而分心,傻乎乎坐在边上笑了一会儿,见他并不大搭理自己,这才大起胆子从他嘴边夺过那只香烟,不由分说塞进自己嘴里。

可只这一个动作,头顶牟然便落了只大手,轻轻一压。曲市长笑得老谋深算,“你毕竟是宏科现在最大的股东,分拨了股份之后,到现在你的名下还有20(百分号)的股份,并不比‘摩士集团’的梁董所控的股份多得了多少。你主张换股交易,其实变相的,是想将你手中的股份转移到那女人的身上。你在保护她,爸爸看得出来。可是爸爸也想提醒你一句,你如果要分筹码到别的事上,最终害的就是你自己。你手中能控制的股份越少,你就越容易失去在董事会的话语权。”

他说:“你一定是去参加梁老太太的寿宴。”

“没有没有,我没有杀他……”感觉到前座里正在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投过来一丝异样的眼神。

裴淼心被这一吓,只敢怯懦地抓住门廊挡住半个身子,看着里面的他便皱眉,“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回头叫了他一声,他头也没回。

芽芽在爷爷的床边又唱歌又跳舞,爷爷自从大前天醒过来以后,便一直被小家伙逗得开心不已。

裴淼心从走廊尽头的开水房打了热水过来给爷爷擦脸,听到芽芽在同爷爷说话,赶忙过去将东西一放,伸手拉她,“芽芽,在家里的时候麻麻跟你说了些什么?太爷爷他累了,他需要休息,你不要总是又唱又跳的,吵到太爷爷休息,知道吗?”

人是走到大厅了,正百无聊赖地拿到东西准备转身,却在这时候看到一个人影,长头发大眼睛,模样清秀讨喜。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根本就是大年三十那天在陆离的车上遇见的美女。见她已经换好一身衣服,正提着运动包站在那里,就怕她又一声不响地就这样走掉,所以只得冒昧上前,先打招呼。

“去!”他一毛巾挥过去,正好被苏少一抓,“要你在这多管闲事,我刚才出去碰见一美妞,我心里高兴。”

“哈!”易琛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看了看周围,再指了指自己,“我下流?我怎么你了,我就下流?我真正下流的时候你见识过么!你知道么!你体验过么!”

他摇头叹了叹气,等电梯门开了才继续向前,用密码按开了面前的公寓。

到达大门门口,来为裴淼心开门的人是陈妈,后者正站在门前犹豫的时候,裴淼心已经不由分说夺门进屋,快速奔到楼上曲耀阳的书房。

回到家里就开始收拾东西,洛佳看到她前前后后在忙,甚至唤了保姆过来,带上芽芽跟思羽,便大包小包的行李提着往外奔出来。

裴淼心那时已经是泪流满面,看到母亲的探望只得转身,用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再回身,示意母亲先上飞机。

索性带来的东西并不算多,几下收拾妥当她就可以离去。

该忍耐的该忍让的他全部都做了,他总以为她会明白。

他跟她说话从来都凶不起来,那样娇娇柔柔的一朵小花,一朵养在温室怎么看都觉得腻烦的小花,他似乎总觉得对她凶也是浪费精神。

他似乎牟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什么,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这才打开车门问她:“正好晚上你也没吃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吃点小吃再回去。”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他说:“那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爸爸在外面的这个女人,叫付珏婷。”

她张开双臂紧紧将他环抱,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所以,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我一点都不怪她,你也不要生气好不好?其实,她这时候最需要的是家人的关心和照顾,你也不要为了我,生她的气行不行?”

他笑着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才道:“真不愧是我的老婆,我还没说什么,你已经开始心疼起我的家人了,好老婆。”

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那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曲母的话才说完,就挨了重重的一记巴掌,陈妈一声轻叫声中,她已经捂着脸颊歪倒在一侧。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裴淼心一怔,车灯的光影里,似乎不大看得清楚曲臣羽的模样。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那工作人员看了就笑,“不是夫妻,那就是情侣咯?”

这套房子就像是他的人一样,能够让你爱上,却根本永远无法成为你停留下来的港湾。

她不觉弯唇笑了起来,这时候被他勾住下巴扭过脑袋,唇便覆了上来。

两个人一齐过去,到了那房门口,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

男人的呼吸带着沉着而暧昧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焦急回头想要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已经被人勾住下巴吻了唇。“‘宏科’收购的是哪家珠宝公司?”

她想过也许易琛放不下,他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也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在a市的一切东西。

可是,当年他既然没有回来,那这许多年,他去了哪里?

洛佳没有伸手去接,只顾靠在那里哭自己的,于是裴淼心也什么都不说,就背抵着她身旁的墙壁,靠在那里陪着她的身影。

洛佳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才道:“其实刚接到总部下发的通知,说你要过来接手我们跟踪了这么久却没有拿下的大案子时,我心里挺不痛快你的,真的。我就想,你才多大年纪啊?过二十五了吗?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比我还小三岁呢,到底凭什么来当我们的总监,还得管着我啊!”

裴淼心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曲耀阳便直觉再劝无用。

“今天不是新婚夜吗?不在楼上陪着老婆,怎么到想起邀我过来喝酒?”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她说:“我害怕。”

他见她步步后退,单手抚着自己小腹的动作,就像是护着自己活在这世上最后的尊严以及勇气。她看着他的眼神尽是防备,她的眼睛甚至红得像只受伤了的小兔子。

裴淼心抢先打断:“我同曲耀阳早就已经没有什么了,现在我只知道我要嫁的人是臣羽,这事同曲耀阳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事后我也同臣羽说过这件事情,曲耀阳说了,这房子只当是他送给我们两人结婚的贺礼。”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裴淼心!”他叫了她,泡面才拆到一半,还是求救似的叫了她的名字。

“冰箱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平常在家里都不需要做东西吃?又要叫我回来吃晚饭,又要留我在这过夜,可你这什么都没有,你诚心整我的是吧?”暗夜里的寂静无声,明明是不该,却莫名地还是让他询问出声。

曲耀阳的脸色微沉,“我没有说过不可以,只是现在不要,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再照顾多一个孩子。而且军军这件事情,轻易没有人敢告诉他们。这几年我爸妈是不待见我们,但他们为了孩子,已经在试着接受我跟你之间的关系,虽然军军是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但我们既然领养了他,对他也是有责任的,难道照顾好他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只是一门之隔的距离,他还是能很清楚地听到那小女人的哭声,带着浓浓的悲切与绝望。

曲耀阳刚做了一个准备追上楼梯的动作,眼角余光里正好瞥到微微挑着眉望过来的陆离。

几天前他去医院里看过一会臣羽,听医生说起过他的境况,记忆似乎在慢慢恢复当中,只是他的腿骨神经因为损伤,即便通过漫长的物理治疗,也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

“子恒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曲耀阳看也不去看她,转对旁边的民警道:“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华兴街付胜路的一间小宾馆里长期有人聚众吸毒,所以前后我们在周围埋伏了几人,也是到快过年的时候才准备收队,结果我们值班民警在年前一举将那个窝点给端了,你弟弟曲子恒就是在那次行动当中跑掉的。”

车到裴淼心家的门前,乔榛朗正试图把车往车库里倒时,洛佳已经开始嚷嚷:“唉唉唉,直接把车开走不就完了么!”

曲臣羽抬手敲了一记她的脑门,“贫嘴。”

曲耀阳似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住自己的怒气,伸长了手指着聂皖瑜的鼻子,“我本来并不想打女人,你现在最好立刻给我从这里消失。”

车灯亮起,本就光线有些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小范围被那车灯照亮。

聂皖瑜吟吟哭了起来:“我疼……”

“那也不能总让孩子这么疼着啊!该用的还是得用上!”曲市长发话了。

“什么晚一点再说啊!”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即便是臣羽刚刚离世的时候她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痛苦难过。

……

那小张也真是给力,从头到尾未置一声,当真是跟大老板跟得久了的人,早就学会了充耳不闻。

可是她才承诺过别人,不会轻易裁剪掉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那就必须遵守承诺。

病床正对面的墙上,壁挂电视机里的《非诚勿扰》还在嘻嘻哈哈喧闹个不停,可这屋子里的人,不过换了一个男人站立,气氛却变得这么不同。

护士小姐火上浇油,整间病房瞬间充满了灵异的气氛。

从私人医院里出来,再到半带强迫性质地坐上他的车,裴淼心从始至终都没敢吭声。

曲耀阳敲了这小鬼头的脑袋一记,“刚才麻麻叫你,为什么不跟她去?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尤其是对你不知道的事。”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窃笑或是震惊。

曲耀阳瓮声瓮气的声音显得有些咬牙切齿,“还不都是你女儿提议的,老婆,可我现在真的觉得有点丢人,要是被别人认出来了那可怎么办啊?”

车子刚刚停稳,也不等司机下来打开车门,那陈妈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过来拉开车门就要抱芽芽下去。

“好好的你吓孙女做什么?”曲母拿眼睛一横,已经极是不快地走到裴淼心跟前把芽芽往自己怀里一拉,“你妈早就不待见你了,巴巴地往她怀里冲什么,一会儿她摔着了还不定怎么怪你,过来,到奶奶这边来!”

“不要担心,如果晓之以理不行,咱们就动之以心,回头我同我哥说一声,让他同她讲讲,别总把对大人的气撒在孩子身上,说些有的没的。”

“对了,刚才在外边敬酒的时候我听说,你从前在伦敦的时候就跟曲二少一起,还给他生了个女儿,是不是啊!”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去,“什么主不主人家的样子?你看他们裴家,又不是死了爹了,怎么好好的只来了个妈,还让个伯伯搀扶着新娘子上去?哦,推脱什么有要务在身,怎么就连自己女儿的婚礼都抽不开身过来?照我说,裴淼心他爸自个儿都觉得这婚事变扭,他是觉得没脸见人了才不回来,光她妈一个人回来算怎么回事,诚心给谁家丢人不是?”

曲耀阳这一气怒,胸臆间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他永远气怒她这般不冷不热又不痛不痒的模样。他总觉得以前刚认识她的时候不是这般,那笑得没心没肺的小女孩,总是每天都能像得出新的花样来惹他的烦。

筷子在一盘芹菜牛肉里一搅,“这是什么?冷的!”

“因为……”曲婉婉抬头看了看裴淼心,“因为臣羽巴巴同芽芽的麻麻今天结婚,他们结了婚后臣羽巴巴就做了芽芽的巴巴,而耀阳巴巴是臣羽巴巴的大哥,所以你要叫大伯。”

一阵哄笑,场面乱得不得了,一个哥们儿哈哈乱笑着推了乔榛朗一把,说:“刚是谁说要让人朗少做到老做到死的啊!哦,这会儿看人真折了老腰,想退货是吧!朗少,亮剑了啊!把家伙都亮出来给姑娘几个看看,老虎不发威到还让她们当病猫!”

乔榛朗撇唇一笑,并不答话,却很快跟旁边另外一个姑娘打得火热。

“知道了,今晚要在大宅过夜是吗?好的,大叔,我只希望你答应我,别再跟你爸妈吵架了,其实,我们不一定要结婚,就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两个人在一起不好吗?”

她梳洗完了躺在床上听着他的声音,温温暖暖的声音总有让人安定的因子。

她透过眼角余光偷偷去看这对父女,只觉得晨光的掩映下将他们的面容都衬托得极好,他本就拥有天之骄子的面容,身材颀长却也精瘦而结实,而芽芽几乎继承了他身上所有的优点,鼻子高挺棱角分明,只是孩童的圆脸和漂亮的齐刘海都让她看上去更可爱几分。

裴淼心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发,“那怎么好意思,还要你送,我跟芽芽自己两个人过去……”

他的问题让她有些语塞,感情她刚刚在路边救了他怀孕的妻子,他非但不领情,反而责怪起她的不是了?

“那不是我的孩子。”

曲耀阳在身后恶狠狠说话的声音,听得裴淼心心间跟着一颤,还是不由自主回头。

似乎是深吸了几口气,放在身侧的两只大手也紧握成拳,捏紧。

他的脑袋成了一滩浆糊,一个是他曾经深爱有情有义为他奉献了十年青春,一个是后来出现却不着痕迹地温暖着他整个灵魂。他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总归没有办法两全,他给了其中一个爱情,自然只能给另外一个婚姻。

可是,等他准备要将这一切想明白的时候,夏芷柔却带着曲母和曲婉婉出现在了这里。

王燕青也是笑笑,“说来我这干事当得也不称职,成天地在外面瞎跑。这不,马上又要开始新一届干事的选举了,我是一直有几位太太的抬爱才能担了这样的职务,得个机会为大家奔走,眼下正好也可寻个机会休息休息,让更有能力的人坐这个位置才好。”

一众太太连忙笑着附和,夸完了这个又夸那个,根本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

“嗷!”阿成轻叫一声,皱了眉头。

夏芷柔慌忙从混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赶紧用双腿夹紧他的腰肢,在他就要崩溃前一把将他按压在床上,然后她整个人骑跨了上去。

别的人不懂,可他却是读得懂她眼里藏得极深的倔强和坚持。

可是进到屋里迎接他的还是满室漆黑,似乎先前与她的那场不欢而散,她压根儿就没有回来,又或者,匆匆回来又奔了出去。

这几日压在心头的大石好不容易松懈了下来,他忍不住弯身又要去吻她双唇,天知道他渴望她究竟渴望了多久。

“我也想他们,可是我爸妈那边……我再找机会同他们说吧!或者,我亲自过去一趟,把两个孩子接回来。”

还是,她压根儿就不像自己渴望她一般那么渴望自己?

他又焦躁又烦躁,可也不敢真的把她吓着了。被推到门口的同时他赶忙一个回身,从身后揽住她的纤腰紧紧将她箍在怀里。

“还要我写书面道歉函?”裴淼心刚轻唤出声,办公室内的其他员工已经或多或少侧目望了过来。

“裴淼心现在被暂停一切工作事项,等内部稽查小组完全处理完这件事后再谈其他的,你先做我交代给你的工作。”

裴淼心径自上前拉开她对面的座椅就坐了下去,继续保持弯唇,“没有关系,曲太太你贵人事忙,不记得我这种小人物是很正常,不过曲先生的记忆可能会比你好得多,就是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咱们又有缘在这里相见?”

几个人拉拉杂杂离开办公室后,曲耀阳还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生着闷气。

“你放心,你爸妈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我想,他们知道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吧!他们一向就不喜欢裴淼心,更不想要你与她来往,若是让他们知道你不只接管了她的公司,还邀请她去你公司上班——我想,你爸妈一定会不高兴的。你也知道他们在这个城市的权利和能力,想要对付一个刚刚失去了丈夫保护的女人,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曲耀阳猛地一抛,直接就摔烂了自己手中的电话,懒得再废话些什么。

冲着门口一喝,那扇双开的大门正缓缓被人从外边推开,探进一个娇小的人影。

“刚到公司来报道,一切感觉还习惯吗?”

“你刚来公司可能很多制度和程序还不太熟悉,朱副总现在人还在国外,你有任何不明白的东西都可以直接找年总经理,我跟她提过我们的事情,她知道我们的关系。”

他让她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去找年婷……她想着心头就有些堵,赌气般觉得,她才不会去找什么年婷。夏芷柔不依,慌忙用手擦着自己的小脸,“没有!我没哭!我、我就是胃太疼了……”

“你妈跟小妹呢?”

她在欲望里起起浮浮,两只纤细的小手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抓得床单全都褶皱起来。

李卓笑笑,“小西姐,其实我早就想跟着你干的。”

裴淼心才上前几步,夏之韵正好拿起其中一枚钻戒在她跟前一晃,“啊嗯……你觉得这枚钻戒怎么样啊?有没有当年你的那枚钻石大啊?可我觉得这里的戒指根本就不怎么样!这戒指是臭的,一股子狐狸精的骚味!”

他看着眼前的僵局,整个人无比的慌乱。

怒到极致痛到极致,心口反而有了一丝麻木。

“还没明白吗,我的傻姑娘?”沈母挑了挑眉,又去看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曲耀阳几下从床上翻身而起,光脚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一只大脚用力踩住了她的小手。

下巴上突然多了一双大手,她莫名怔楞的当口正好被那大手一拨,把头扭向另一边时,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的脸正好压了下来。

“还给我!”

“no!no!no!你不用谢我!”易琛摆手,整个人笑得不轻。

“出来工作也不是这样!你到底是想气死谁啊?!”

“他有照顾我!”裴淼心慌忙点头,“他每个月都会给我家用,自动转账的那种。他也说过会……会照顾我到我结下一次婚为止,他对我已经很好,只是如果不爱我的话,他的东西我什么都不想要。”

“以后我会经常过来,有空的时候就给你做你喜欢吃的东西,不管你喜欢吃什么,只要有空我们就一起去买了回来。”

声线还是如初的温柔,“你不用管,喜欢吃什么就给我说,我来了做给你吃就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真的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家了,耀阳。”

这句话一落,又狠狠搂了她的腰间一记,这才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