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平台 第164章:不猧不魀

圣安娜平台

柒月拈花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137

    连载(字)

10137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平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4章:不猧不魀

圣安娜平台 柒月拈花季 10137 2019-09-02

我已经顾不上来的人是谁了,只求赶紧把我从这个地方给带走。

当宫弦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我从来没有觉得宫弦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好听。

宫弦看不都看丹凤一眼,连忙将我抱了起来。

从宫弦身上散发出的寒气,导致了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十几度。犹如冰天雪地般的寒冷。

想到张兰兰刚刚那么重情义的话,我看了一眼拿铁下面的标价:98元。狠狠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荷包,还是决定要放一次血。

这女子说完,猛地将百宝箱关上。这一回无论是我,还是小珏都再也打不开百宝箱。就连小珏也拿不动百宝箱了。

这一看不打紧,越看越是我觉得触目心惊。

等这股香味慢慢的越来越浓时,只见蓝先生呆震了一下。竟然不可思议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好的,那你说吧。”我拍了拍小珏的手。对她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其实我的内心也已经惧怕的不行。生怕遇到什么棘手到张兰兰都无法解决的事情。

但是我毕竟是过来找人家消除差评的,所以我也只能尽量的保持安静,装作一副合格的听众模样。

我没有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屋里的摆设却是那么的豪华。里面所用到的摆件及装修材料,并不亚于宫弦的家里。

正好那天杨先生的妹妹用过了这一把雨伞。这个天助于女鬼的好机会,就被女鬼给抓住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微微一动,忙低下头去沉思,我一定要想出解决这件事情的法子。

这次当出宫弦教我如何运用戒指,打开结界的时候,运用到的办法。

我紧张地站在她的身后。心里想做,张兰兰,可一定要想到他们的办法呀!

笼子里面的人已经比我那天看的又少了几个,地上的人头也又多了几个。因为有阴阳眼的缘故,我看到有几团红色的厉鬼,正在厨师的周围晃着。所以我倒是跟他学了几天。一边学还一边感叹,果然只有宫弦这个年代的男鬼才会骑马这种东西,现在交通这么方便,谁还骑马?

我惊喜万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样啊!于是我将后面的事情简单扼要的跟阿明说了一下。其中我省略了宫弦跟我通话的事情。我觉得宫弦的身份多少人应该都无法接受,所以还是不要让别人都知道宫弦的存在好了。

当前面的身影离我,仅有几步之遥时。看着他依然没有动的动作。我以为,我是想错了。那个也许就是一个模型吧!

此时我再穿上这条裙子。那天当我换上这条裙子时,宫弦双眸似水般温柔。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这时我的眼泪已经涮涮的流了下来。忽然间就忆起了与宫一谦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么一个大男人,受我这一个小女子的骂也骂不还口。若不是心中有爱,谁又会来受这份气。为什么在失去时,才想到他的好。

我紧张的看着宫弦正缓缓的运气,大坑里那倒卧着的人就慢慢的上升了上来。而宫弦的手正伸直着,似乎是做好了接住她的准备。

大后天?我想都没想的就一口回绝道:“不可以,那样太久了,今晚呢?今晚不能约到见面的时间吗?现在时间毕竟还很早,也正值晚餐的事件。如果约晚餐太久了,不如我们就约个夜宵也行。”

“是这样的,我跟别人打赌说这张差评我一定能够消掉。我们的赌金是一万元。”我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都瞪大了双眼,为了有说服力,于是我又加了一句:“今天是我跟别人打赌的最后一天的期限。”

只是我知道现在有再多的愧疚也没用。当务之急,我们确实应该及早离开这里,尤其是在夜幕降临之前。这个磨盘山我始终觉得它充满了邪气,晚上本就是邪祟出来活动的时间,在这样的时间里,我们真的不应该逗留在此。

我的手抚过秋千架,却是虚空什么也没有。

难不成张兰兰看到了宫弦,对宫弦说:“来了啊,梦梦给你照顾了。”

宫弦好脾气的眯着眼睛笑,对我说:“你等着。”

然后就像有生命一样,朝着我的方向奔过来。一路奔过来,还一路发出了“叽咕叽咕”的声音。我连忙后退了好几步,对宫弦这样的行为感到不耻。

我转头去看张兰兰,发现她也跟我一样,她的眼角有泪。想必是心里也很难过吧。

而我也只是稍微的跟宫一谦提起这件事,没想到宫一谦这么快就找到了证据,真是干的漂亮。

知道张兰兰最后这一问有多无力,毕竟她就是一个道士。找别人跟找她目的是一样的,我抓着张兰兰的手,发现她的手特别冰凉。

我叹了一口气,是真不愿意跟陆雅这么兵刃相向。可是这一切都是陆雅逼我的,要是我再不做点什么,陆雅恐怕要将我身边的所有东西都给夺走才开心吧。

于是我对林海说道:“我去看看,谢谢你了啊。”

我是第一次接待到这样一位买到有缺陷的物品还满意的买家。不仅如此,电话那头还十分愉悦的说:“客服小姐,我对您的服务特别的满意。您真是一位能为顾客考虑的店家,如果我要买东西,一定优先到您的店里面看看。”

张兰兰吓得自己捂住了她的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餐厅里坐着的人仿佛被我吓到了一样,试探的问了一句:“梦梦?”

正当我感觉到奇怪的时候,突然间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喊了一下我的名字:“林梦,过来。”

如果要是单单研究在这个楼房上面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不可估量。这个张飞的家里也是五层楼的别墅,说明经济水平跟宫家完全有得一拼。

张飞一气将整杯的冰水全喝了,清了清口噪子,才又接着往下说:“当时我被那诡异的笑声给吓坏了,我准备扔下车不管了,正当我打开了车门跨出车的时候,就跟一个从空中飞过来的人头碰上了。”

我疑惑起来,难道是我的错觉?我看错了?

这名字真特别,我在心中想道。真是辛亏张兰兰还有些套路,要是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暴露了,到时候不仅东西没有问出来,还反而被赶走了。那样下一次金龙就会有防备,我们再想接近他就太难了。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况且我觉得我的身体已不受我的控制,我的心里一再的告诫自己不能去将窗户打开,可是我的身体却做出去朝窗户那走去的强烈的欲望。

也许是她的天真无邪的神态消除了大明心里的不安,很快却跟她熟络起来。

我也觉得我的举动确实是太不正常了,也许真的是因为这个吓到他了。

我是不敢将手中的刀子变作针一样狠狠的扎下去,毕竟再怎么样也是十指连心。随便扎上哪个都会很疼。我左看右看,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只能将手臂反转过去,然后轻轻的在手腕上划了一下。

因为此时我是闭着眼睛的,看不见才是正常的。

场景一转,我的视线又回到了宫家。我正在兴致勃勃地布置我们的家。还把那张跟我在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看到的那张跟宫弦与我的婚床所使用的那张床一模一样。

“哎呀,你怎么走路不看路的?”我的耳边传来了一道责怪声。随之我也感觉到身边的温度已经明显的提高。

难道是我的手机时间显示有问题吗?我拦住了一个经过身边的男士。向他询问此时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