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平台 第114章:出奴入主

圣安娜平台

柒月拈花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137

    连载(字)

10137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平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4章:出奴入主

圣安娜平台 柒月拈花季 10137 2019-09-02

沈傲心里偷笑,正经无比地道:“微臣只是初学,还要请大家承让。”

“你……你……好大的胆子!”金少文眼眸闪过一丝凶『色』:“你竟敢侮辱本大人?知道侮辱上官是什么罪状吗?”

沈傲长身而起:“我随你去。”

“你……是……”沈傲看着‘苏小小’,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上下仔细地打量眼前的女子,好眼熟啊!

这小吏斜着眼打量了沈傲一眼,傲慢地道:“县尊也是你说见就见的?快走,否则我教你好看?”

沈傲便将昼青被人绑架的事说了,于弼臣听罢,大惊失『色』,捏着胡须气呼呼地道:“岂有此理,花石船上也有人敢如此行凶,还有王法吗?我立即写一封公文去运河沿岸各县,一定要将昼县丞寻回来。”

赵宗道:“我肚子饿了,能不能找点吃的来。”

唐茉儿立即上前去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你是小女孩儿不懂事,沈傲不会怪罪的,沈傲对不对?”

他这一番话,引得一旁的安抚使李玟脸『色』漆黑,嘴唇颤抖了一下,李玟对沈傲的印象一般,可是转运使江炳如此褒奖这个沈傲,倒令他有些不快,江炳的话中有两层意思,一层似是在表明这个沈傲是他的人,另一层又隐喻他与皇帝的密切联系,每一样听了,都令李玟心中很是不爽。

石英便笑:“贤侄娶四个妻子,只怕这士林早已惹起非议了,不过也不必管他们,嘴长在他们身上,贤侄独乐即是。”

沈傲又嘻嘻哈哈地对狄桑儿道:“据说狄小姐的枪棒很厉害是吗?”

沈傲在她的身边坐下,道:“我来陪陪你。”

沈傲晒然一笑,秋闱早就过了,这封信才寄来,自己眼看就要赴任,还被人问及是否参加秋闱的事,不由唏嘘一番,这个时代落后的通讯让沈傲忍不住感到郁闷,将来自己去了杭州,只怕寄家书也得要费上一番周折,看来古人重离别,不是没有原因的。

沈傲道:“仁和县的县尉不一样啊,夫人想想看,同样是县,仁和县户籍有十万,十万是什么概念?在其他的州路里,有的县也不过一千户罢了,上了一万户的县便是大县,这仁和县驻地就在杭州,与钱塘合为杭州府,杭州的户籍人口已过二十万,二十万户是什么概念,一户为五人,二十万户就是一百万人口,夫人,这县尉的干系很重大啊,为夫还担心人口太多,承担不起如此重大的干系呢。一个县尉分管的治安,比之人家一路、一府的推官还要多。”

与夫人们交代一番,又叫刘胜去打点行装,沈傲便亲自骑了马,到祈国公府寻周正,将朝廷的任命透『露』出来,周正认真地为他分析道:“这一趟你去仁和县倒不必有什么牵挂,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恩旨升任的,不过那个昼青,你要小心一些。你们二人一个是县丞,一个是县尉,唯有压那昼青一头,你才有出头,陛下如此安排,只怕也是要拿这昼青来考校你,你好自为之吧!”

沈傲咬着牙道:“这个昼青,我一看他就不舒服。”

言明了规矩,堂官才道:“尚书大人立即就到,请诸位少待。”说罢,便退了出去。

吴笔笑了笑:“大人,家父身体还好。”

“沈公子,我当日第一眼见到你,听了你在外与我父亲对经义,心里便在想,有这般才思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沈傲坐下,问了些殿前司里的事,周恒也没了睡意,陪沈傲说话,对沈傲道:“这几日都在盛传表哥的事呢,不少进宫里当差的兄弟都说陛下几次在人前提起过你,上一次吏部尚书晋见,还特意问了杭州府那边是否有空缺,听那口气,好像是要将你安排到杭州去。”

杨戬心里大喜,这卷子若真是沈傲作的,陛下画的这个圈,只要接下来的两场考试不出纰漏,一个进士及第是跑不了的,毕竟这是大经考,是科举的重中之重,其余的兼经、考论两场与这大经比起来,影响并不大。

周正听得如痴如醉,不由地点着头,心中在想:是啊,真是奇怪,把镜面打磨了,就如同将酒杯的底座去掉,酒杯的功效『荡』然无存,还叫杯吗?

苏柏挥了挥手,叫那考官继续去阅卷,抬眼去看文章,他是***湖,曾历任过学政等职,也在礼部公干过,对经义文章最是熟稔的,只抬眼一看,便忍不住皱眉,心里想,这是什么破题,圣人的话他都敢推翻?

这首词很简短,可是寓意十分明显,词中说的是秋天来了,天气有些凉,到了夜晚,作者辗转难眠,感受着离别的滋味。这个离别滋味,除了男女情爱,还有什么?

周恒大叫道:“不去,碧儿不是我喜欢的那盘菜。”

………………………………………………………………………………………………

……………………………………………………………………………………………………

沈傲道:“安燕也会行书写字,他的嫌疑也不能排除,不过至少可以肯定,另外两个伙计目不识丁,要从这么多赝品中寻出那件王羲之真迹的酒具来,并不容易,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安燕和曾盼儿身上。”

曾盼儿犹豫了片刻,道:“送走沈公子,酒楼关门之后便睡了。”

汗,今天有点疲倦,为了想这几章断案的情节,让情节更生动,老虎现在脑子有点痛,这是老虎第一次写断案文,从前研究诗词书画太多,是因为主角是个学生,而这一次算是试水,因为当了官,主角的能力又会有改变,琴棋书画仍然还有,但是不会像从前那样多,所以,老虎要调整了,哎,人生真是悲剧啊。第四百零九章:教训你这个狂生

沈傲淡然道:“到底如何,考过了就知道。”

一场比赛下来,最终以遂雅社险胜,沈傲这个时候才『摸』清了蹴鞠社的实力,在琳琅满目的各种球社之中,遂雅社的水平只怕连进入中赛都有些悬。不过自己新颖的训练方法和战术明显起了效果,在这种战术面前,对手很难适应,也不是三五日能寻到应对之策的。

吴笔说得隐晦,沈傲却是明白了,从根本上,这最大的责任应当是赵佶,江南发了水患,而负责花石纲的杭州造作局和苏州应奉局囤积的银钱只怕不少,若是要赈济,当然是就地教这两个运送花石纲的机构拿出钱来,如此一来,这花石纲的事,只怕要耽误了。赵佶的喜好太多,花石便是其中之一,任何东西一旦沉『迷』,往往不能自拔,因而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点儿不舍。

吴笔继续道:“这一次太学生集体上书,正合了我们的心意,反倒是我们这些监生落人步尘,好不尴尬。”随即苦笑一声,举杯道:“喝茶,我等还是做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罢。”

这时酒楼里几个人抢身出来,为首的一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沉眉道:“小『奶』『奶』,什么事?”身后的几个小二一个个身形魁梧,显然都不是寻常的角『色』,或搬了长凳,或寻了扫帚冲出,眼见沈傲欺负了狄桑儿,已是怒不可遏,就等狄桑儿一声令下,为狄桑儿报仇。

沈傲看着这人,此人的相貌很平庸,穿着一件青『色』圆领的衫子,踱步过来,先是看了沈傲一眼,只是轻轻一瞥,便立即将目光移开,看向安燕。

狄桑儿白了他一眼:“臭书生不许看。”

怪人点了点头,沈傲也凑过来,道:“我也来看看。”

狄桑儿朝他做鬼脸:“不要你管。”

“否则怎么样?否则要打我吗?”沈傲嘻嘻哈哈,却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做人要厚道,小丫头既然动了手,他自然要丰厚地奉还,这叫礼尚往来。

“好!吴兄快『吟』出来给大家听听……”

“沈傲,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狄桑儿抬眸,很是羞涩,继续道:“其实你方才打了我,我才知道被人欺负原来是这样的痛,从前我欺负别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

她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道了一声谢,竟朝沈傲福了福身,很是乖巧。

可惜沈傲忘了一件事,女人的肩是万万不能『乱』『摸』的,这一『摸』,小丫头就急了,粉拳砸过来正中他的肩窝,腾地他牙齿都要咬碎了。

“喂喂喂……诸位兄台,我是刚换上的衣衫啊。”被这些湿漉漉的人一挨,沈傲干净的衣衫上,已染上不少湿泥,大叫一声,大家总算将他放开,吴笔笑呵呵地排众而出:“沈兄,这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走,先去喝了酒再说。”

那几个禁军军官哭笑不得,连忙收起笑,其中一个无比正经地道:“是,是,小姑『奶』『奶』『奶』教训的是,是我们该死,我们再不笑了,请姑『奶』『奶』原谅则个。”

沈傲道:“万里江山,这个题目太大,学生何德何能,如何能下得了笔。”

过了几日,又有了新消息传出,说是以少宰王黼为首,其下书名尚书、侍郎、学士纷纷请辞,都以无德无能的名义要求致仕。

身为君王,既然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学生和皇帝之间,已变成了仇敌,王黼等人的请辞,当然不准,因为皇帝明白,学生的欲望是不能满足的,同意了王黼请辞,接下来就要同意赈灾,再之后是裁撤花石纲……

到了第二日,耶律正德入朝,重申宋辽万年之好,递上国书,赵佶一看,愕然了半响,这国书中只字未提岁币之事,反倒是说辽国沐化大宋皇帝的恩德,愿贡献五百匹健马,一千匹羊皮,愿与大宋永为盟邦,誓不言叛。

沈傲心里窃喜,忙不迭地道:“陛下拳拳爱护之心,学生佩服之至。”

花船上打个人,对于这小侯爷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大事,因而今早礼部的人来叫,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沈傲问起,再看一旁的杨真板着个脸,心里明白了,估计昨夜自己打的人来头不小;满是不忿道:“他们若是不拔刀,本侯爷断不会对他动手,沈才子,你说是不是?”

订了亲,沈傲的心也收了起来,国子监那边可以不急着去,反倒在家里自己做些文章,更能学到些东西;另一边晋王府来请了几次,都是叫沈傲去参与蹴鞠社训练的,沈傲回绝了,其实他的训练方法很简单,有吴教头在,督促他们加紧体力锻炼即可,等到大赛时点拨下战术,便不妨事。

赵佶抬颌一笑:“自是要听真话。”

中途去了一趟吏部,吏部乃是六部之首,掌管天下官员的品级开列、考授、拣选、升调。就是封爵、世职、恩荫、难荫、请封、捐封等事务也一并由吏部掌握。因此,莫看这吏部衙门在众多衙门们显得极不起眼,公衙前门可罗雀,其权柄之重,却足以让人生畏。

许多人纷纷叫:“啊呀,竟是这么容易的对联?莫说是沈学士,便是我都能答出来。”

沈傲很无辜地道:“我也不知道,也不知皇上发了什么疯,突然要赐婚!姨母,我的心思很简单的,现在一心就想用功读书,成婚的事连想都不曾想过。”

宾客一共分在三处,小厅里是晋王、卫郡公这样的重要客人,外厅则是一些朝廷的同僚和一些故旧,其他的只能安排在前院,这倒不是周正故意怠慢,实在是客人来得太多,国公府就是再大,也容不下这么多人。至于女眷,则大多去了后园,那里也摆了几桌,由夫人作陪。

而君子不重则不威,意思是说人不自重,威望威信就没有了。这是一个短句,题目很浅显,破题倒是并不困难,沈傲深望唐茉儿一眼,心里想:“茉儿姑娘这是故意放水吗?”他突然明白了,这不是放水,这是唐茉儿故意表态,这样容易的题目,沈傲是一定能答出来了,这意思就是说,提亲的事她已经肯了,只是又不好阐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