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的重修之路

茶茶猫-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28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8章:信手拈来

茶茶猫 26281

秦寂言没有劝说景炎什么,只道:“景炎,我希望你想清楚你要什么,别走弯路,也别让无辜的人牺牲。”

她虽然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可要杀死一老虎,或者一匹狼应该可以,至少冒个险还有活路了,就比不明不白的横死好。

“呃……”顾千城哑口无言,不过不得不说,她对秦寂言欣赏又多加了一分,想了半天也想不到赞美的词,顾千城只好说:“殿下,你是好人。”

“嗯。”秦寂言嘴里含了颗苏合香丸,可依旧无法阻挡腐烂的气味蹿入鼻间,脸色当即有几分难看。

不疼,顾千城也就随秦寂言了……

“寂言有心了。”换言之,周王和赵王的礼就是无心了。

对比下来,也只有支灵川相对安全一些。

她可以肯定,秦寂言说到这份案卷时,那人愣了一下,显然秦寂言并没有提前交待。

“让开。”顾千城跑过来,挤开人群……

不给对方的踹气的机会,顾千城上前,手肘如同刀子,“咚”的打在对方的背上,一瞬间就将一个七尺大汉打趴下了。

这七人的来历顾千城不用问,也知不简单。不过,顾千城没有审问的意思,将人放倒后,便通知不远处的承欢他们过来了。

顾家愁云惨淡,郑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郑大人是文官,教养出这样的女儿连官都没得做,内阁直接革了他的职。

“唐叔叔?”龙宝一个人坐在床上玩得开心,突然被人抱了起来,着实是吓了一跳,要不是看到抱他的人是唐万斤,指不定就哭出来了。

“封似锦和顾承欢曾进宫求见秦寂言,他们不在乎秦寂言立倪月为后,但元后只能也必须是你,可是秦寂言不同意。所以,你的儿子以后只能叫倪月为母后。”

“这不能代表什么。”顾千城承认,听到景炎这句话,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气的,可她更清楚,她要在景炎面前表现出在乎这些,只会着了景炎的道。

虽说一个月过去了,西胡皇帝已经放弃追捕他们,可难保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以防万一顾千城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老夫人发号司令惯了,逮到机会就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三个儿子习惯了,至于媳妇,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和婆婆斗,尤其是三老爷和三夫人,更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耐,就怕老夫人找他们麻烦。

嫁妆是女子的私人财产,夫家无权占有,女子嫁妆的越多,就表示娘家越重视,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

原主身上没有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不一样,谁让她有可用价值。

可是,他一个商家子,要怎么才能坐上皇位?老太爷最终还是没有进宫……

“殿下英明,赵王果然带兵朝英州城的方向跑了,程将军定能拦下赵王等人。”副将想到能把赵王捉住,就一脸激动。

听到几位副将不断的夸封似锦,秦殿下一脸满意,直言封似锦在军中做后勤一事,着实是浪费了才干,于是秦殿下大手一挥,封似锦便成了军中类似军师的存在,暂时辅助言倾的工作,必要时则负责与赵王交涉,日后凡是涉及到与赵王有关的文书,全部由封大人接手。

一天之间,封似锦手中的工作多到让人头痛,可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是秦殿下的重用,当然众位副将的推荐也功不可没。

承欢几个送言倾回来,本准备走的,听到有宵夜一个个就舍不得抬脚了。

老夫人当时离开顾家有多么狼狈,她现在就有多么急切的,想要证明她在顾家的地位,为此她可以牺牲一切。

“轰……”就在此时,火山里又传来一声巨响,地面晃动的更厉害,秦寂言没有防备,差点被晃得摔得再地,好不容易站稳,就见火焰果“啪”的一声,与果蒂分开,笔直坠落。

“本王身边,不要残废。”

顾千城忙停下,气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寂言,用力拍掉秦寂言做乱的手,“别闹了,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要出发了。”

顾千城看也不看她,拿起一旁的剪刀,手法极稳的将脐带剪断,好似感觉不到痛一样。

“言将军的能力我相信,只是刺客狡猾,即使在城内一个月也不好走。还有,言将军你说这刺客是怎么进宫的呢?青天白日的刺客怎么可能,避开大内高手摸到皇上面前?”御林军统领一脸郁闷的看向言倾,希望言倾能说一句公道话,可是……

暗卫和亲卫很清楚,他们没有保护好顾千城,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收到命令后,不再迟疑,留两人去缠剩下的两个忍者,另外两人则与亲兵一起,击杀两位正面强攻的武者。

“那么……”封似锦沉默片刻,闭上眼睛道:“黑子九输一赢。”

顾承志心里也怪顾老太爷没有把东西留给他,反倒卖了给顾千城还债,只是他嘴里不敢说。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至此,顾老太爷是真的放手,不再管顾承志!清晨时分,长生门的人兵分两路,一路用来吸引官差的注意力,另一路则去废墟,寻找龙凤双城的遗址。

秦寂言这一次失踪的,实在是太久了。周王和五皇子,并不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就死心,相反他们两人反倒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而联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秦寂言的命。

猪头六不是一个只会放狠话的人,放完狠话,见秦寂言没有回就,猪头六便下令,“放火,烧了!”

不,是比死了老娘还要悲伤,因为他们就要死了。

“走?我们能走吗?我们走得掉吗?那可是皇上。”土匪们听到猪头六的话,一个个茫然的看着他,似在寻找主心骨。

他们是最大的嫌疑人,虽说他们有证人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说服力稍弱,皇上要是执意不信,他们也拿不出别的证据。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顾千城力气不小,只是……扶着封老爷子还是很吃力,等她把封老爷子扶到矮榻上时,人已经在喘气了,可她却没有办法休息,因为顾老太爷还站在那里,迈不动步子。

“太医?放心,他死不了,就是朕死了他也死不了。”太上皇压根没有为封老爷子请太医的打算,在他看来晕倒的封老爷子,比清醒的封老爷子好对付多了。

马蹄声很响,秦寂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很快就被大军发现了。

漠北早已被秦寂言收了回来,现在的漠北完全由大秦掌管,长生门再不可能插手。可这并不表示漠北的情况就比之前好,漠北是犯人流放之地,而犯人到了那里想要活下去,就得付出十倍的努力。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一张嘴,刚刚吃进去的,还有之前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咚……”当身后的打手,一拳打在顾千城的背上时,顾千城手上的刀子,扎进面前那个打手的胸腔……

可是……

她和顾千城根本没有办法比。要是她被父亲训斥,哪怕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受了委屈,她也不敢反抗,更不敢和父亲的打起来。

顾千城双手直打抖,眼睛瞪得大大的……

对方如此明显的拒绝,顾千城怎么听不出来,虽然失望但没有多愤怒,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是我得陇望蜀,贪心了。扰了王爷的兴致,还请王爷恕罪。”

皇上给秦寂言安排的两个伴读,本家都是忠于皇帝的人,秦寂言光有圣宠,手上却没有一点权利,所以至今也没有人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包括最得圣心的秦寂言。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我爹他……也不肯。”焦向笛亦是一脸愧疚。

顾千城没有浪费力气,只是她不赞同秦寂言的做法,“殿下,这是江南,是被景炎掌控的江南。”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虽然只是初稿,可核心要点都在,而且有利的措施不止这一条。

“秦殿下怀疑这件事,背后有人推动,想等查明清况再出手。”秦寂言有锦衣卫做消息来源,他收到的消息远比普通人多。

“叫朕有什么事?”秦寂言冷冷的应了一声,可手却没有停,依旧“啪啪啪”的打着,只不过力道稍轻,没有刚才那么重,至少顾千城没有感觉到痛,可是……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父子三人,坐在院子外,头顶是蓝天白云,周围是清风花草香,可惬意的环境却没法让他们三人放松,父子三人皆是一脸沉默,头顶似有乌云笼罩。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也不兜圈子,直接将原因说了。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收拾他,别把金珠压碎了。”她知道暗卫就在不远处,绝对能听到她的话。

暗三立刻将信号放了出去,对屋外的顾千城道:“还请姑娘稍等片刻,殿下很快就会带人过来。”

这个地方,可没有女人敢过来。

从伤口方向来看,对方应该比张渊高,而且力气不小,张渊应该是死于头部钝器击打,而不是心口的刀杀。

秦寂言默默地看着,看顾千城喝得香甜,可他却觉得牙酸,等到顾千城喝完,秦寂言忙接过杯子放到桌上,一脸严肃的道:“这些冰冷的东西伤胃,要少喝。”

他很想要一个,他和千城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必然是最好的。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她要出事了,顾家人顶多落两点泪,要是承意和承欢出事了,顾家人将她锉骨扬灰的心都有……

莫非是心事太重?

顾千城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在景庄住了一个多月,景庄上下都知道顾千城的喜好,饭桌上的菜有一半是顾千城爱吃的,另一半则是景炎爱吃的。

顾千城笑了一声,说道:“我猜……是武毅。”

而这些事,锦衣卫查过,这位大人确实不知。不过这位大人惧内,妻子做的事,他根本不敢过问。但是,就算他不知情,他的妻子却是用他的名义办的事,他想要逃罪几乎不可能。

君无戏言,秦寂言说出口了,要求他收回成命,可不是容易的事。

能让她留在顾府,可不就是救命中的稻草!领兵在外,战事还未结束,就被皇上诏回,这绝不是什么好事。程将军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个时候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平西郡王。

“做得很好。”秦寂言赞赏的点头,又问道:“有多少人看到钦差进城?”

别怪她小心,而是……

“顾姑娘,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可是刀枪都刺不破。”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暗卫不仅拿刀戳了,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

这种情况下,君亦安怎么可能点头?

“君姑娘,你弄错了一件事。现在这件事已经由朝廷接手,我无法处理。”顾千城当然有办法让君亦安少出一点银子,可她为什么要帮君亦安呢?

赵王三个嫡子,两个废了,剩下的秦云楚看着越来越有手段了,这些心腹也不敢得罪秦云楚呀。

“当然记得,我们要走那条路吗?”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以最野蛮的方式,横穿那条直线,遇山过山,遇河过河,那么艰难的路,顾千城怎么会忘记。

“哦……承欢给我们准备的宵夜,要吃吗?”秦殿下非常无耻的将唐万斤给剔除了。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为了确保一定能拿到火焰果,圣后准备了好几套方案,除了在顾千城进入活火山后派人接应,还安排了药王谷的人。

于是,短短两日,君亦安就带了近四十人前往炎灵山,准备拦截顾千城与秦寂言……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这下,秦寂言要是还不明白顾千城在逗他玩,就不配做皇帝了。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多谢老太爷。”华大夫对多得一份诊金也很满意,留下顾承欢要用的药,又交待顾千城注意事项后,华大夫这才离去。

“什么没事,胸口的伤大夫还没有诊。”顾二爷扶着老太爷,在顾承欢床边坐下,想要摸一摸承欢受伤的腿,可又怕碰伤他,小心翼翼的想又不敢靠近。

顾千城眉头一皱,“老太爷和二爷有没有派人去查,大少爷是为什么受伤的?”

秦寂言脚步一顿,抬手挡了一下,而就在此时,一阵风飞过,暗香浮动,圣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飞落在凤座上。

“来人,赐座!”殿内并无座椅,圣后等到秦寂言进来,才让人搬椅子进来,并且是用上位者的口吻“赐座”。

秦寂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静静地站在殿中,任由长生门的仆人将椅子搬进来,然后……不坐!

景炎的心腹再不敢言语,只低头不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