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思红尘:第85章:金貂贳酒

千年一叹思红尘 作者: 知了未了

滕青山根本不怕毒,而且,以他六识灵敏程度,这些毒蛇猛兽,根本躲不开他的察觉。

“是,统领大人。”那胖子立即退下。

“滕……”李珺有些发傻。

……

滕青山摇摇头,起身,将秘籍放入怀中,“先去吃完饭。那三位前辈,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费三天才成。嗯,晚上继续修炼。”

而左边一排十八个座位,同样有十七个人坐下。只剩下左首位置没人坐!

在场十一位都统,心底都有些期待。缺统领,当然要从都统中选!

“青山,你可愿意应战?”诸葛元洪看向滕青山,殿内长老、护法、统领们都看向滕青山。

渐渐的滕青山发现,‘神’并非到最后转弯才去控制内劲。

“有,可也只是一门《幽月枪典》!”诸葛元洪说道,“青山,刀剑棍棒等等诸多兵器中,枪是最难成的!就是九州大地上,达到先天,还使用枪法的。数量要远远少于使用刀剑的!枪法要提高,难度很大,可以借鉴的太少。”

中午时分,关绿带着一大群人马回到了扎营处。

滕青山一眼看到远处的诸葛元洪,不知道为何,此刻的诸葛元洪,给滕青山一种很模糊的感觉,仿佛诸葛元洪跟那棵低矮的大树,跟那吹拂的微风,完全融合为一体。好像一副水墨画般。

滕青山眉头一皱。

‘如影随行’枪法,威力比毒龙钻小些。

蓬!蓬!蓬!蓬!

艰难地刺透表层鳞甲,而后刺入鳞甲下密实的肌肉,鲜血顿时从碎裂的赤红鳞甲表面渗透出来!

必须死!

“吼~~”看到滕青山,它再度愤怒起来。

“和那赤鳞兽厮杀,我的力量不弱于它,只是它鳞甲太强。毒龙钻,估计没伤到要害。”滕青山心底明白,如果真的拼命,现在还很年轻的赤鳞兽,他也有五六成把握杀死赤鳞兽。可赤鳞兽也有可能杀死他。

“赤鳞兽!赤红鳞甲?它,它完全蜕变了?”滕青山心底大惊,“咦,我看它,它一点反应都没有,那赤鳞兽看不见我?”

“你们啊……”

枪法如其名,快似幻影!猛似奔雷!

司马庆见势不妙,吓得双手同时朝下方滕青山的一腿拍击过去。

“哼!”滕青山人在半山腰,仿佛一只蜘蛛,随后双腿一蹬,整个人仿佛炮弹轰向下落的司马庆。滕青山下冲速度可比司马庆快多了。

“不!”司马庆瞪大眼睛,只能拼命双掌挡在身前。

……

滕青山眉头一皱。

黑白两位长老联手对付滕青山,冀鸿、银发老者‘王陨’以及那名阴狠的女人‘戚艳’三人也彼此厮杀。

……

“这个滕青山,枪法还真是厉害。我和老白联手,都拿他没办法。”黑长老和白长老二人目光交流一下,都难掩彼此心中震骇。虽然他们二人,在《地榜》中一个排名第六十九,一个排名第七十。

“轰!”平静缓缓流动的岩浆河流猛地爆炸开!

黑甲军军士们急切喊道。

也就是说,大概三米长宽的石头上,站着十几个人。那会是什么场景?

归元宗有二人——滕青山、冀鸿。

“找死!”

滕青山眉头一皱瞥了一眼远处喊杀的武者:“这群捣『乱』的武者,恐怕各大宗派高手死的越多,他们这些闲散武者才会越高兴!”就在这时候,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朗声喊道:“诸位,这黑火灵果,咱们争夺。不过,也不能让外面那群武者捣『乱』!大家联手,外围的人凡是朝里面冲,朝里面挤的,一律杀!”

“统领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鸿。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那雷神刀‘吴越’孤家寡人一个,穿的是普通的革靴。这踩上去,还真够倒霉的。”冀鸿笑着。

几乎眨眼功夫,飞刀、柳叶刀等等,大量暗器『射』向第一波冲向黑『色』岩石的几人。除了那些暗器,甚至于许多没暗器的高手们,都是随手捡起石头来,就狠狠砸过去。一流武者掷出的石头,威力也很可怕。

一阵『乱』响,一阵惨叫声,那飞向黑『色』岩石的七个人,当场就有六个人重伤坠下岩浆湖中。第七个人,只是多坚持霎那,紧接着就被一块石头砸在颈部,整个人直接坠下。

……

“杜老九!”冀鸿却是怒道,“你在半个月前就进来了?我问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缝?”

恐怕,那岩浆中的温度,才对滕青山略有威胁。须知,滕青山身体坚韧程度超乎合金、钢铁,就是一流武者刀剑都不惧。如此可怕身体,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很是可怕。

那红『色』岩浆,滕青山甚至于都有念头,尝试身体浸入岩浆。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那精瘦汉子连道:“这应该是书中记载的火岩浆!”

“等一会儿。”滕青山说道。

谁能像滕青山一样,走在岩浆流边上,都不在乎。当然,滕青山也同样跟随冀鸿他们,距离岩浆流远远的。

来到火焰山已经一个月零三天了,上万名武者齐聚在山脚下,令这火焰山山脚下满是帐篷,一束束火把,不计其数。此刻滕青山、关绿、冀鸿三人在帐篷里,商议着。

滕青山心中一动,“我追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感觉到身处危险当中,他肯定要选择一条安全的路来跑。周围的山峰很多,为什么专门选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紧跟着下去,慢不了几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难道那峡谷有特殊之处?”

这两招,在滕青山手里已经活了,仅仅这两招,几乎可以说融合成一招。让司马峰难受地要吐血,那种别扭感觉,他从来没遇到过。

不少人围着那司马峰,司马峰正盘膝在地上,通过内劲控制伤势,过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睛,艰难地在门人扶住下,站了起来,遥看滕青山,虽然心有不甘,可他还是朗声道:“滕都统,不愧是能击败孟田的《地榜》高手,这枪法已经达到化劲,我司马峰是自愧不如!咳……”

《烈火五式》中,最难融合的就是意境截然相反的‘火上浇油’和‘火中取栗’,这两招可以融合,滕青山融合这五招,进度顿时快了起来,滕青山这一夜,完全沉浸在枪法中,丝毫不觉得时间流逝。

“嗯?独臂?”滕青山一眼分辨出,那布衣汉子左臂空『荡』『荡』,明显是独臂。

能在《地榜》中排前十,还是残废,这人天赋、毅力,绝对可以说是可怕。

“噗!”一道鲜血飞溅,那穿着银白『色』的青年抛飞倒在地上,胸口上有着刀痕,鲜血缓缓朝外冒。顿时铁衣门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帮忙看伤势、止血等等。

滕青山这时才发现,这短衫青年竟然赤脚!

冀鸿冷声道:“我们去火焰山,会在那扎营!要过上一两个月,上等战马在那边,容易引起一些武者觊觎!好了,一个个上马。出发!”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像这种大量商人聚集的商队,一般会邀请很多护卫。而护卫的实力也分高低,实力强者,就可以惬意地在马车里。不到必要,他们懒得出手。

“那个杀神,去哪里啊。”

不管是想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还是凑热闹的。亦或是想趁高手云集,一举出名的,一个个得到消息后都赶往火焰山!

段侯说的话,引起周围不少武者围过来,靳涛心中焦急不满,可是段侯却愈加兴奋,说的眉飞『色』舞。

那赤鳞幼兽,从一开始一天吃一个人,后来两个人,到后来三个人……食量增加速度的确迅速。

“赤鳞兽?”冀鸿一怔,“宗主,赤鳞兽无法驯服啊。”

“赤鳞兽鳞甲?”滕青山疑『惑』看着冀鸿,“统领,那赤鳞兽如若吃了黑火灵果,我们杀那赤鳞兽,不太可能吧。”

立即有名店小二跑过来:“客官,有什么事?啊,客官前天晚上,就在这么客栈住的啊,还是小的招待的呢。”

耳边狂风呼啸,滕青山奔跑的速度,比那战马飞奔还要快些。

“没想到,又来一个高手啊。”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穿着短衫的青年跑了过来,“我叫段侯,兄弟你呢?”这段侯热情的很。

在堂屋中央,两名高大汉子躬身喊道。

商人多了,形成一个大团体,大家就能请很多护卫,这样也更安全。

原以为,自己实力够强。

灰袍人点头。

想名列《地榜》的确很难,看看那些名列《地榜》的高手,哪一个没有一系列震撼人的战绩。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族长,那些高手,能杀死那怪物吗?”族内汉子们都看着那白发老者。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从之前相距四十丈,跑了几里地后,此刻和庞大黑影,只有不足三丈距离。

“吼!”那妖兽仰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咬来。

“嗯?”滕青山一看周围,已然没了妖兽踪迹。第五十一章 幼兽?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没想到,让这妖兽给逃了!”滕青山无奈的很。

在前世,他就是孤儿!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我抡起来长枪,就能将你活活砸地爆炸成碎肉泥。

“《地榜》六十一位!”一群人赞叹了起来。

高手寂寞,如果有能和他一战的对手,高手反而会很开心。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呼!

“大哥,你说他们谁会赢?”一群汉子都盯着叁石客栈,此刻叁石客栈中巨响不断,滕青山和孟田显然在里面厮杀。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齿。

划破天际!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朱崇石和他的夫人、孩子们以及几名仆人,和滕青山他们黑甲军一群人一同步入客栈。

当滕青山他们这群全身穿着重甲黑甲军军士一进入客栈——

……

“都统大人!”一个个看向滕青山。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滕青山长枪诡异之极,不管杀谁,都只需要一枪!滕青山一口气连杀八人,这八人都是对方中的内劲高手。不过在滕青山的‘如影随形’枪法面前,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别听那些马贼吹嘘,大家快点将他们甩掉!”那朱崇石朗声喝道。

明白,一旦动黑甲军保护的货物,那将面临黑甲军的报复!朱崇石认为,强大的马贼团伙应该有顾忌,不会动手。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哈哈……我是非常讲规矩的!只要你们将所有的货物,还有金银都留下来!我放你们活命。”那大当家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所有人,退后,保护好朱九爷。”滕青山冷声道。

“噗!”“噗!”“噗!” ……

“啊,我!”大当家想要说话,可抓着喉咙却说不清。

……

“狼,等我们离开组织,我们一定要生一对孩子,一男一女。”

江宁郡城,是靠海的一个城池。

“有这货物,那十年期满,我夺得家主之位,最起码有九成把握!”朱崇石自信一笑。

滕青山一伸手,张开五指。

“嗯?”滕青山脸『色』一冷,“你想走?”

而那马车里,朱崇石的家眷们伸着脑袋朝外看。

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好宝贝!

“快让开,快让开。”那些城卫一见滕青山、滕青虎的装束和战马模样,连将周围的人喝斥到一边去,随即恭恭敬敬让滕青山他们两骑进入宜城。

“刘三老哥。”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诸葛青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她是谁啊?”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说话间,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已经到了黑甲军军营的北门口。

“这位就是朱九爷吧?”滕青山知道对方身份。

……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他请我,派点高手,帮他保护一趟货!”诸葛元洪说道,“聘金十万两银子!”

诸葛元洪目光毒辣,看那百夫长比试,滕青虎施展的招数,就猜出来了。

“这一趟,可得好好看看天下间的高手实力了。”滕青山心中期待,在归元宗内他不好打杀,可在外面,他就是首领。到时候爆发真正实力和些高手厮杀,隐瞒身边这几个人并不难。

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师的缘故。

《烈火五式》中的‘火上浇油’以及‘火中取栗’,这两招,滕青虎算是有了小成。

“火上浇油,是五招中最勇猛的一招,而‘火中取栗’则是最阴险的一招。有这两条,表哥他在百夫长中,算是中上了。”滕青山很确定,“等回去,黑甲军内部比试,就等表哥表现了!”

这个蓝山虎给自己面子,自己记着这人便是,以后能帮忙的顺手帮一把。

“别烦你哥。”袁兰也说道。

“啊啊,我要去,我要去!”青雨兴奋的跳起来。

“我也不服!”田单也说道。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