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思红尘:第52章:正大堂煌

千年一叹思红尘 作者: 知了未了

等到唐夫人走了,沈傲嘻嘻一笑,一把揽着茉儿、蓁蓁二人,左拥右抱,对茉儿道:“丈母娘里,你娘最是厉害,方才那一句丧尽天良的圣人,听得真让我肝儿都颤了。”

有唐严那样的父亲,茉儿对这些事倒是略有些了解,满是担心。

沈傲正『色』道:“微臣不明白,陛下为何要处置他,人之初『性』本善,可是到了后来,受了利诱才变坏了,陛下若是不信鬼神,又岂会有人来招摇撞骗,这些话,微臣本不该说,可是陛下待微臣近如子侄,微臣就在想,若是连微臣都不说,别人就更不会说了,所以微臣以为,陛下不该惩处这个骗子,却应该重赏他。”

开了门,一股冷风灌进来,杨戬正指挥着两个禁军打点行装。

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沈傲的心里不由地有些落寂,在杭州走马观花了一些时间,屁股都没有坐热就得要回京,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沈傲可以肯定,就是大宋第一棋手,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破局。第三百三十九章:杀的你们片甲不留

周大福呆了呆,道:“大人是如何得知的?”

赵宗道:“我肚子饿了,能不能找点吃的来。”

程辉皱了皱眉,谨慎地闭口不语,沈傲冷冷一笑,道:“昼县丞不请自来,还需要去叫吗?”

沈傲狗贼?

唐茉儿道:“爹,茶水早就烧好了。”

老人看了看吴笔,笑道:“你父亲最近身体还好吗?”

“早知如此,就不该把新娘子都安排在一起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沈傲心里暗暗惋惜,道:“我们都坐着,说说话吧。”

“……”

晨鼓响起,七个进士及第的考生径直入宫,殿试的地点仍在讲武殿举行,此时满朝文武身着朝服早已等候多时,赵佶身着朱冕,头戴通天冠,肃然而坐,眼见考生鱼贯而入,便见到了那熟悉的人影,心中微微一暖,待他们要行礼时,虚。”

好不容易进入正题,赵佶悠然道:“今次问策,问的乃是国事,诸位好好听题吧。”

刘胜得了差事,兴高采烈地去了,刘文又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便又去忙活了。

只是,若是他们知道沈傲将这些话记下来是要送到遂雅周刊的编辑部去成为沈傲的赚钱利器,去增加周刊的销量,只怕自我感觉就不会如此良好了。

“好一幅仕女图!”赵佶看得心旷神怡,不由赞了一个好字。

安宁便道:“其实我写了一个曲儿,想给你看一看。”她掏出一方手绢来,递给沈傲,沈傲接过手绢,手绢上写了许多蝇头小字,看了看,上面写着:“薄衾小枕天凉。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年月,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年。又怎奈、深琐红墙。”

过不多时,周若盈盈进来,这几日她确是消瘦了不少,

周若淡然道:“娘就不必为我担心了,我才不稀罕嫁他,若他真的想娶我,除非今夜汴京城里有遍布星辰。”

过不多时,吴三儿急促促的过来,倒是那春儿,从二楼探头探脑的往下面看,见了沈傲,立即又回避躲起来,生怕坏了习俗。

到了北宋中期,宋军对猛火油运用更为成熟。当时在京城设立了军器监,是专门制造武器的机构,下设十一个工厂,其中就有猛火油一作坊,专门制造专门的喷『射』猛火油的装置。

好古怪的名字,在这里唱歌,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周若连忙道:“不许唱!”

将刘慧敏送去官府,他先是窃宝,之后是杀人,这两项罪名足以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第三名是吴笔,吴笔是陪着沈傲一道来看榜的,看到自己名列第三,顿时惊呼一声,又惊又喜。

因此,现在先做的,就是在诗册和周刊上大做文章,令外地的考生对它们产生依赖,其实人的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更改的,比如有的人已经习惯了清早去喝口茶,有的人清早喜欢去跑跑步,而沈傲的主意就是让外地考生们在汴京养成一个习惯,清早起来,先看看最新一期的周刊或是诗集。

是否参与终考,确实是一件难以抉择的事,不过沈傲早有了主意,当唐严问起时,很是笃定地道:“学生已经下了决心,打算报考。”

狄桑儿听不懂沈傲所说是什么意思,问道:“你说什么?”

沈傲问他:“那你半夜可曾起来吗?”

刘慧敏连忙道:“公子吩咐,小的哪敢不尊,公子放心便是,他跑不了。”刘慧敏是个粗人,劲大,竟是一下子提起了曾盼儿的后襟,将他提拉着出去,曾盼儿只是哭,不断地说:“我是读书人,读书人啊……”

随即又想起了春儿、茉儿,他们现在不知如何了,哎,周小姐的事最难办,周若的心意,沈傲是最明白的,只是周若的『性』子有些高傲,是绝不肯委曲求全的,唏嘘一番,转眸一看,吴笔却是趴在桌案上睡了。

接下来的承题是:传者释正心之在诚意者曰:“今咸谓意从心生尔,而夫人恒有心外之意,其孰能知之!”

赵佶坐下,他今日穿着一件寻常的长领衣衫,笑呵呵地道:“朕打算出宫去走走,路过这里本是想来看看,竟是撞到了你,你陪朕一道出宫吧。”

监生们有茶水喝,少不得要对着那如镜的湖水谈些风月国事,今日沈傲与几个相好的同窗早早地来抢了个位置,吴笔先去茶摊处点了茶,今日是他请客,因而其他几个人都对着他挤眉弄眼。

狄桑儿白了他一眼:“臭书生不许看。”

过不多时,安燕上了楼推门进来,手里捏着一沓钱引,放置在桌上,对怪人道:“请兄台清点,一共是一千五百贯。”

可惜沈傲忘了一件事,女人的肩是万万不能『乱』『摸』的,这一『摸』,小丫头就急了,粉拳砸过来正中他的肩窝,腾地他牙齿都要咬碎了。

这时,杨戬撑着油伞过来,靴子踩在积水上噼啪作响,左右看了这些学生一眼,扯着嗓子道:“都回去吧,陛下经过沈学士的劝说,已经回心转意,赈灾的钱粮,即刻解往江南西路。为防沿途运送迟缓,耽误救灾,即以八百里快报发旨苏杭,令造作局、应奉局先行拨付。”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