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思红尘:第111章:自僝自僽

千年一叹思红尘 作者: 知了未了

“薛莹,你竟然联合外人坑害我。想我父亲当初帮了你多少,你竟然恩将仇报,我父亲展示瞎了眼!”huā丹疯狂了,指着huā丹破口大骂。

秦寂言没有说话,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中的汤,顾千城默默的放下汤碗,说道“那座山中间有一座殿,这一个月我们被困在里面。”

“支灵川险峻,没有你们的人带路,我们根本无法平安走出去。”凤于谦一再争取,可北齐人死活不肯往前一步,甚至说道:“我们奉命保护秦王殿下,不知秦王殿下何在?要是秦王殿下在此,我们必护送小将军一行出支灵川。”

“只是没了这个理由。”秦寂言出言纠正,同时说道:“要是赵王得到顾千城,把人杀了,说太子遗物在本王手上,你们是不是也要把本王交出去?”

官差打起精神,背着铁铲、雪橇等物,一路铲雪,尽力开出一条路来,速度虽慢但效果喜人,尤其是当前锋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洞壁还是热的后,官差们就更加精神了。

含蓄?

“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唐万斤抬头,半是希冀半是不确定的看着顾千城。

顾千城看了老太爷一眼,摇了摇头,说道:“老太爷,我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哪能左右官员任命和调度。”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顾千城没法相信,秦殿下居然为了这种小事,而不高兴?

林子里有许多凌乱的脚印还有车轮的印子,可以推断出冲进来的人很多,秦王殿下怕是真得遇到了伏杀。

没有意外的话,林宇这个人秦寂言会重用。不过,在此之前,秦寂言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顾家老太爷费尽心机,才保住顾家的国公爵位,可顾千城这么一闹就没了,甚至老夫人的诰命也没了。

这一次猪头六没有吱声,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堆满笑容的对秦寂言道:“这位少侠深夜找上门,可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少侠有事尽管说,我猪头六这人虽没有什么本事,可这条水道却极熟,少侠不管是找人还是问路,你问我包准没错。”

“现在也是我们的姐姐……”

好在,高炽明没有让他们失望,说了一条他从朱大嘴里听来的消息,“顺着冰草所指的方向走,就能走出去了。”

“倪月?长生门的圣女也来了?”自从上次差点被长生门的人弄死后,顾千城就开始关注长生门的人,不过她能查到的有限。

因倪月没有离开的找算,所以……凤于谦一抓一个准,甚至连防守的人都没有遇到几个,就直接杀到了倪月的面前。

“火山要爆发了!”如果说之前只是直觉,现在就是肯定了。

“殿下……”好凶残。

顾千城忙停下,气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寂言,用力拍掉秦寂言做乱的手,“别闹了,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要出发了。”

顾千城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的移开眼,“继续搜。”这些银子珠宝不少,可顾千城今天不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

顾千城死死咬住唇,才没有将心中喷涌而出的恨意表现出来。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声接一声响起,火光冲天,根本寻不到出路。

“好厉害的武器,有这般厉害的武器,难怪丝毫不将西胡天牢放在眼里。”北齐人双眼放光,隐隐闪过一丝贪婪,可很快又收了起来。

一路七转八拐,在经过长长的暗道和九曲式的回廊后,暗卫和北齐人终于来到天牢里。

“朕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秦寂言是笑非笑的看向封似锦,手上的棋子也没有停下来,落子极快。封似锦不得不收敛心神,专心下棋,不然输得太难看,秦寂言绝对不会放过他。

秦寂言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梨囫囵吞了下去,哪里还敢再吃,忙后退几步,不经意看到顾千城眼中的戏谑,秦寂言立刻明白,他被顾千城耍了。

不管是秦寂言还是顾千城,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今早得到消息,说那条官府保护的船走了,猪头六这才大着胆子,带人出来抢劫刀疤,却不想走的了船又折了回来。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了。老大,我们得罪了皇上,这次真得完了。”害怕是会传染的人,有人开了头,船上其他人的人也跟着慌了,猪头六很想呵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危言耸听,可是……

果然,顾千城的威胁起效了,太上皇握筷子的手紧了紧,“嘭”的一声,重重地将碗放在桌上,大声呵道:“你们都是死人呀,没看到封老太爷晕倒了吗?还不快把人扶起来。”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封老爷子两不相帮,或者说他不掺和秦寂言和太上皇之间的斗争。

“太上皇,封老是累晕了过去,很快就能醒来。”她就知道,太上皇不会让封老爷子醒过来。

“醒过来?”太上皇冷笑一声,“顾千城,朕一直都知道寂言器重你,朕今天到要看看,没有封老爷子帮你,你说你要怎么阻拦朕出宫。”

案子证据确凿,又有程蕊当场认罪,官府当场就判了程蕊死刑,死者家属和程家都没有异议。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秦寂言此刻虽然一肚子的火,可却没有出手的念头。景炎手下的人不动,他便端坐在马背上,威严十足。

可惜,秦寂言根本不给面子,径直数了起来,“三!”

他知道皇上武功高强,可现在皇上孤身闯入军中,他们十几万人,还拿不下他?

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她这几天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要是这个跛脚男人再变态一点,她现在十有八九就成了,人家终于囚禁的兴奴,甚至可能会残废一辈子。

最主要,要让那些隐世的杀手知晓,他们的大小姐嫁给了仇人之子,还为仇人之子生了儿子,定会气死。

“不过是在偏远小城的一件事,只要本王不再用这个法子,便传不出去。”赵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史书由胜利者书写,只要本王赢了,今日之事算得了什么?寂言他这是妇人之仁,本王不费一兵一卒就保下所有主力,有什么不应该当的?”

“死不了。”顾千城有气无力的答道,闻到老管家手里的饭菜味,顾千城嫌恶的皱眉,“挪开些,闻不得这味。”

子车回来时,老管家已将那块小小的空间收拾干净,呕吐物带来的酸臭味几乎闻不到了。

长生门的术数师们,睡了两天才醒过来。看到新的一组数据出来,他们并没有觉得累,反倒是一个个双眼放光,兴奋异常。

按错了,顾千城恐怕就要死在这里,成为石门的一部分了!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虽然有一棍子打死人的嫌疑,可是……

顾千城又上前两步,蹲在那马身边,伸手轻轻地抚着马头,那马刚开始还有些抵触,很快就乖得像狗崽子一样,哼哼唧唧,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估计是这两年,北齐全权掌控在手中,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这样的秦寂言,顾千城第一次看到,如果是以往,她肯定会假装没有看到,可现在……

她舍不得!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没有声音,无声垂泪。

顾千城吓了一跳,差点就叫了出来,“殿下,你吓死我了。”真是的,非要把人引来才满意吗?

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只能闷着头往有走,不管对错。

一听到这个消息,倪月心里就忍不住狂喜,她知道她等的机会来了。

“这话也有人信?”老皇帝的反应和封老爷子,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感慨:“如果她真是这么想,倒也是赤诚一片,她外祖父不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坚持自己所认定的正义,可以连全家老小的命都不要。”

只是刚刚踏上这片土地,顾千城就被烤得全身通红,汗流浃背,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就五个草包,也想拦住他们,简直是好笑了。

土匪窝里的老人、小孩和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顾千城看着前后、左右一脸紧张、不断的后退的侍卫,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侍卫到底怎么想的。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顾千城之前问了,秦寂言不抱着她,不怕她掉下去吗?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千,千城,有……”

到了停尸房,顾三叔上前和守卫的说话,在给出两个大红包后,对方打开了门,但有一个条件:“只能一个人进去,不能乱动尸首。”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夏天不吃冰,那还能叫夏天吗?”她已经吃很少了,也就是饭后喝一杯山楂汁消食。

“什么叫想多了,本宫这叫未雨绸缪。”秦寂言倾身上前,捏了捏顾千城的鼻子,“小心无大错,知道吗?”

他不是皇爷爷,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和他父王一样。

“以吻为誓!”婚事一再被人提及,顾千城就是想要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这一次老太爷直言不讳的提起,让她好好想一想,就是不容顾千城再逃避,要顾千城正视现在的问题……

啪……将毛巾随手一丢,顾千城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这么朝屋外走去……

而这些东西,江南都能给他。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景炎饭也不吃了,命人立刻去请大夫……凤于谦一马当先,冲入北齐大本营,生擒北齐三皇子乌于稚,提前结束了战斗!

“一时想左了。”凤于谦拍了拍脑袋,在战场上呆久了,他都快和焦向笛一样一根筋,只想着让这些北齐人全死了算了。

话还没有说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多谢顾姑娘不罪之恩。”顾千城说不罚,可武毅仍旧不敢叫再叫她顾姐姐。“武毅此次除请罪外,特奉上忠心蛊母蛊,肯请顾姑娘收下。”

“你……”顾千城没有动手,她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身手不错的事。

顾千城连忙拉住孙妈妈,将喜堂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顾老夫人,要她今天就去庵里的事。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顾千城下棋半点灵性也没有,和顾千城下棋着实没意思的紧。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就去前面的祥云楼。”身着一品朝臣的老头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立刻跟着动了,可不等他们迈步,意外就发生了……坛中人将意思表达出来了,可顾千城却没有动,因为……

两人一怔,立刻分开,一脸严肃的上前。

“顾姑娘,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可是刀枪都刺不破。”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暗卫不仅拿刀戳了,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

“无所谓,我并不在意你的感谢,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我做到我应下的事,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成了。”顾千城端起茶杯,一脸悠哉。

“我当是夸奖了。”顾千城不痛不痒的回道。

老皇帝也不想做得罪人的事,在君亦安哭求下,免强同意减少一百万两银。

“耍赖。”顾千城笑了一声,扬起手中的毛巾道:“蹲下来,你太高了。”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知道,一位姓程的将军。”顾千城捏被子的手一顿,抬头看向承欢,却见承欢双眼呆滞,一脸苦涩。

当然,秦寂言也没有一直等暗卫在水里找人,指着子车道:“把人弄醒,朕有话要问。”

“长老有令,命你带人去炎灵城协助我门中人完成任务。”长生门的人知道君亦安对秦寂言的惧怕,自是不会告诉她,她要去拦截的人,是秦寂言与顾千城。

江南明年都不一定有收成,后年也不一定能恢复收成。

现在顾千城明显走神,秦寂言索性不再提案子的事,随手把写满字的纸放在桌上……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虽说这样说自家祖父有点不厚道,可事实就是这样。之前她无人问津,名声扫地时,老太爷可没有想过,帮她找户好人家,为她求下半生安稳。

双手抱拳行礼后,便跟在秦寂言身后,与秦寂言步调一致,仅仅只落后半步。

景炎收到消息,可碍于战事紧张,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生门把倪月带走。

从渡口走到长生殿,约莫需要一个时辰,长生门的人平日里都是骑马或者坐马车来回,凤于谦登岛时就是坐马车过去的,可是……

一个时辰后,秦寂言走到长生殿外,带路的人停下脚步,屈膝道:“还请陛下稍候,容我禀报圣后。”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