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思红尘:第104章:绣虎雕龙

千年一叹思红尘 作者: 知了未了

这保姆原也是a市的本地居民,是多年前曲臣羽专门花了高薪带到伦敦给她。当时只说是她一个小女人照顾一个孩子不太容易,那时候她孤孤单单住在伦敦,身边无亲无戚,这保姆又能做得一手地道的好菜。

“心心……心心你咬得我好紧……刚才不还口口声声说是什么木偶,你明明也是想要我的,瞧你这张嘴,一点都不老实,嗯……”

“爸爸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既是他做过的事情,就该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就像我,曾经做错的事、错过的人,都只能弥补。还有,妈,如果您跟爸生活在一起不开心,那不如……”

“易琛,我可以相信你吗?还像当年在‘y珠宝’时遇见你一样,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不是!”他侧头扣住她的下巴,迫她仰起头来望着自己的眼睛,“是我认识你在先,是我爱上你在先,如果不是我爸跟她爸之前的早有约定,我也不会跟她结婚。我爱你!我爱的人是你,是她破坏了我们!”

于康自是心领神会,赶忙回身交代陈副总等人先带员工下去,留下曲耀阳想要留下的人。

察觉到她的晃神,曲耀阳惩罚性地含住她胸前敏感的顶端咬了一下,裴淼心敏感得立即躬身,将他更紧地往自己怀里面抱。

她还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那你问出来了吗,前几次我总觉得有人在咱们门口偷看,那个人是她吗?”

她……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的?而且还就这样,打了通电话过来。

“嗯?”

曲耀阳一动,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刚才让芽芽害怕了,吓到你是爸爸不对,芽芽,对不起,你原谅爸爸好吗?现在的情况或许看起来太坏,可是爸爸爱芽芽,也爱芽芽的妈妈,如果芽芽的妈妈要把你带走的话,爸爸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所以如果刚才伤害到你,爸爸跟你说声对不起好吗?”

“我在问你那个袋子在哪里……”

他的心脏剧烈起伏不断,喉头还有鼻尖憋着一股酸气,想要出声唤她,告诉她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现在的狼狈而拖累了她。

只是没想到,与曲臣羽正式注册结婚的那一天,裴淼心还是在民政局门口被匆匆赶来的曲母给拦了下来。

他扣着她的下巴揉着她的唇,那额头上的青筋,眼眸里的怒恨,显然已经拼命烧到了极点。

她想要挣扎想要尖叫,可是她被他箍在墙上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音,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坚硬与肿胀。

楼梯上的沈俊豪一楞,正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前方硬着头皮的曲耀阳也回了身,“如果沈公子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也能够在场,这样细节的问题我们才好讨论讨论。”

一直到晚餐的时间,几个姑娘的房里才有人断断续续出来。

回头去望vivian的时候,vivian冲她使了个眼色,表示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曲耀阳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病,其他人都打得火热的时候,他竟然寻了一个理由就跑出去了,之后再没回来。

“巴黎?”夏芷柔吃惊得不行,“你前几天去了巴黎?难道你消失了这么多天就是因为跟刚才那个男人去了巴黎?之韵,我一直以为你在同‘聚星科技’的雷少拍拖,昨天我跟妈在街上遇见他的时候他还问我们你最近生病好了一点没有!你、你原来跟着那什么男人跑到巴黎去了,你这让我怎么跟人雷少交代?他可是你姐夫的朋友,是我好不容易拜托你姐夫才去求他介绍的,可你现在……你让我怎么跟别人交代?”

******

“裴淼心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与你们这样出身高贵,普一出娘胎就被人捧在掌心里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千金小姐相比,你永远不会懂得像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却在不断挣扎的人内心到底有多么的纠结和痛苦。”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几乎都快要忘记当年的事情,直到……直到有一天我在耀阳的书房里看到他在国内念高中时的一张照片。原来当年给我做过健康检查的那位医生,是他的同班同学。”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他不喜欢她的顾左右而言他,“我到这里来是因为我跟芷柔吵了架,正好这边也有一个不错的发展项目,我就陪几个朋友过来看看……”

有佣人尾随着冲进了书房,正要去拉,却见裴淼心不知从曲耀阳的书房里面拿了什么便转身向外狂奔。

“你在哪里?”

“我不出门我不上班,就待在家里做着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吃的饭,哪怕是这样一个人待着,只要想到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饭,我就觉得开心我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裴淼心长这么大,不是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从前裴家还没没落的时候,他们家在本城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可是,时移世易,也是这样的场合,周围这些冷漠的,时刻准备看她笑话的人们,其中也有夸过她的。

曲婉婉红了眼睛,“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他们明明知道你跟大哥之间的感情,可还是那样对你!说什么妹妹,还要大哥亲手把你嫁出去……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

曲婉婉还想张嘴再劝什么,手中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曲婉婉转身离去,主园的阴影里,突然又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

裴淼心刚要急得跳脚,却又突然想起现在还睡在医院里的爷爷,想想他可能不打算把这样的时间留给工作或是外人,他明天还要去医院看爷爷。

“付珏婷?”玩味似的将这个名字在心中过了一遍,不过几秒,她立刻瞪大了眼睛,“那也就是说……”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老婆’?”她的声音极轻,小心翼翼看着他的模样,就像是怕他不会答应似的。

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没有想到是你。裴小姐,你好。”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他特意腾出一只右手来握住了她的小手,“你知我永远不会后悔当初娶了你,我只是怕你后悔了。”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曲耀阳侧眸望了望弟弟,“听说你现在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

“……”

她没再犹豫,怔怔对上曲耀阳的眼睛,说:“曲耀阳,我不想埋怨你什么,因为本来一切的开始都是我犯的错误,它们跟你没有关系,只是我做错了而已。”

曲婉婉着急想要上前,却被曲母用力抓住胳膊,寻到楼梯根的地方,强行拽了她上楼。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曲母侧眸看着裴淼心消失,这才杵着拐杖上前道:“耀阳啊!你想起妈妈来了吗?”

今天,他头太晕了,心痛如绞,只觉得心底一直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东西沉沉地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

曲耀阳点了点头,就看着弟弟继续打开酒柜,任他拿了多少瓶酒出来,都尽职尽责地陪着他喝下去。

不过索性最大的安慰是芽芽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这个可爱而又让人窝心的他的女儿,似乎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他的存在。

夏芷柔一副心思都在身旁的曲耀阳身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以后要如何照顾这个孩子,要给他全世界最好最棒的东西,还要送他读本城最贵的学校,让他一出生就是王子的尊容王子的待遇和样子,她要把她跟他的儿子培养成王子,让以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瞧瞧,这才是她夏芷柔生的儿子!

何太太在电话那端怪声怪气一阵乱笑,末了沉着声音才道:“其实曲太太你现在已经比我们不错,你看你吃了那东西才多久,皮肤光滑紧致了不说,又重燃了你老公对你的爱火。其实你现在已经是我们这帮人当中最幸运的了,而且你还怀了身孕,你又怀了,你老公可不得把你给宠上天吗?”

可是她看着他,他也是在用模糊的视线看着她的。

夏芷柔见他没有回答,正要开始着急,曲耀阳正好在这当口抬起头来正对上她道:“芷柔,其实你还爱我吗?”

……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